【翻译】【星铁无差】The End of It All|终时

The End of It All

终时

原文地址 翻译授权

CP:Peter Quill/TonyStark

分级:PG

衍生:Earth-616

作者:laireshi

译者:芮球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摘要:

  “嘿,火箭,”彼得说,“托尼胸口的光灭掉没问题吗?”

 

正文:

 

  “嘿,嘿。斯塔克,跟我说话。”彼得说。有什么事不对劲——托尼刚才站得摇摇晃晃,要不是彼得扶住他恐怕已经倒在了地上;但除此之外——

  “嘿,火箭,”彼得说,“托尼胸口的光灭掉没问题吗?”

****

  托尼喘息一声醒来。一切都在痛:呼吸很痛,他的心脏很痛,头很痛。感觉像是又心脏病发作了一次,但他的心脏不是已经修复好了吗?

  “别乱动,斯塔克。”彼得说。托尼强撑着想坐起来;光线太强了,他只看得见模模糊糊的形状。

  “奎尔,”他含混地道,“怎么……”

  “你告诉我啊,”彼得说,“你的RT[1]罢工了。火箭修了一下,但是……”

  噢。噢。那可不妙,非常不妙。而且这不可能,明明有EMP阻隔层,能源也不可能耗尽……他眨了眨眼。他的视线还模糊着,但他必须站起来去实验室,然后给自己诊断一下。

  稍微一动,他就被推回了床上。“你以为你清醒得能站起来吗?错了。”

  操蛋,为什么人人都想把他按在病床上——飞船的医疗间算不上真正的医院,当然了,但这并不妨碍他想往外逃。他真的没力气挣脱彼得的手了,也不确定自己站起来会不会再次摔倒。那可就难看了。

  他眨了几次眼。彼得看上去很担心;哈,这倒奇了。

  “把平板电脑给我。”托尼说。

  彼得叹了口气,但还是照做了。托尼沉浸在鼓捣计算机里,但仍然注意到了彼得没有离开。

****

  “谢了,火箭。”托尼说。

  “不客气,斯塔克。”

  情况就是这样了。托尼开始检查,RT本该是完美无缺的,它必须完美无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得保证那不会再次发生。但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完全没有异常情况。要是出了大岔子那倒还好,他能修好;他没办法修好本来就没坏的东西。

  接着,他把诊断仪器连上的那一瞬间,RT再次瘫痪了。

****

  “我们可别再这么见面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彼得坐在自己床边,于是开了个玩笑。

  又来了,一切都在痛。他想着,什么时候RT再罢工,他的脑子受损的话那可就好玩了。

  “是啊,斯塔克,快把它修好。”彼得说。

  “我不正在修吗。”托尼说。

  “把它修好,然后别昏过去。”

  “我没……”

  “我还得像抱落难少女一样抱你。”

  “我的王子,”托尼阴阳怪气地道,然后皱了皱眉,“噢,你可不就是王子吗。”

  “而你是落难少女。很好,我们达成共识了。”

  “干你,奎尔。”托尼笑道。

  “等你好点再说吧。”彼得说。

  “好,你等着。”

****

  这次测到的数据……不太好。非常不妙了。他摇摇头,然后把工具推到一旁。

  “火箭?附近有市场吗?”

  “塞塔西格玛,二十四小时营业。我去定航向。”火箭不需他再多费口舌了。在工作间,他们相当默契。

  托尼去找彼得,发现他正坐在飞船中央望着窗外的星辰。

  “从来都不会厌倦。”他说。托尼毫无幽默感地笑了,然后走过去亲吻他。谢天谢地,彼得什么都没有问。

****

  他躺在彼得胸口上,不是很想动。太温暖,太惬意了。

  “托尼?怎么了?”彼得问他。

  “我不知道,缓解压力?”托尼试图开玩笑。彼得干涩地笑了,然后抱着他翻了个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严肃。

  “RT是怎么回事。”

  托尼叹了口气。“我需要一些材料。”彼得挑起一边眉毛,他又加了一句,“来做些检查。要我给你普及物理知识吗?我当然可以,可惜真的没时间了。”

  彼得看着他的眼睛。“所以,是有最后期限的。”

  见鬼,托尼刚刚说话完全没过脑子。“是有。”他承认道。

  “而你躺在我床上……”

  “……躺你床上总好过呆坐着指望飞船开快一点。你知道我现在不能冒险驱动盔甲。”

  彼得叹了口气,伸手爱抚托尼的脊背。“抱歉。我担心你。”

  “嗯。”

  彼得轻柔地吻他,托尼很想说我这还没死呢,但……还没。很可能真的就是“还没”了。

****

  他奇迹般地搞到了足够的振金和太空合金,然后成功地回到来了飞船,RT好歹没再次崩溃掉。当然了,那也是彼得和火箭坚持要和他一起去的原因,只是以防万一。彼得希望能在他倒下时接住他,而火箭知道他需要什么。

  托尼突然间想起来,本来他可以向复仇者求助的……噢,他们可是他的队友啊,会很愿意帮助他的。想到这个真是够古怪的。

  太空深处的辐射在摧毁他的RT,速度很慢但一刻不停,而现在地球遥不可及——来不及的。

  所以他有两个选择。改进他的RT,或是再造一个新的。但没有人类的医院,也没有里德·理查兹和索尔,这两样他都做不到。

  他还是继续修。

****

  RT肯定是又罢工了,他醒来的时候想着。全身上下的疼痛已经变得熟悉;有人正握着他的手,开什么玩笑。

  “你哪来的这么浪漫。”他说着,声音破碎。呼吸好艰难;操蛋,他昏过去了多久。

  彼得却握得更紧。

  “你工作的时候睡着了。幸好我过来看你,因为……”他声音低了下去。

  托尼闭上眼睛。想想也是。找寻解决办法有什么意义吗?有。如果他放弃,史蒂夫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当然了,他做了那些事以后,史蒂夫本来也永远不会原谅他。

  彼得伸手插进托尼发间。“嘿。不管你在想什么,都别想了。”

  “我就想想你不行吗?”托尼试图开个玩笑。

  “那敢情好,等你好了再说。”

  他好不了了,不过彼得不需要知道这个。不过最起码,他可以试着修复一下机械问题。

  “扶我起来?”

  彼得迟疑了。

  “快点,奎尔。我干啥都好过在这儿躺着等死。所以。”

  彼得扶着他坐起来,一只手环住他的腰。真好。

  “工作间?”彼得问他。

  “工作间。”托尼说。

  他知道火箭想帮他,但他不懂得托尼的身体机能,因此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那也挺好的。

  他看着这一堆工具和电路,试图拨开视线里的雾,然后开始工作。

****

  有时候彼得会端着杯咖啡进来(托尼都不知道他怎么在茫茫太空搞到咖啡的,但他真的无比感激),然后揉揉他的脊背。有时候他会催着托尼和他一起上床睡觉,这样RT罢工了他也能发现。

  他们交换亲吻,但不再做爱;托尼在彼得怀里睡去,觉得很安全。

  然后他醒来,回到工作间,再次开始工作。

****

  “弄好了。”托尼瞧着眼前的RT装置说。这一个跟他胸口的那个略有不同,更适合在太空中使用。但愿它能和托尼的相契合;他们真的没时间测试了。

  这其实算不上是个全新的,只是在旧RT的基础上稍作添加而已。如果旧RT失灵,这个可以取代它继续工作。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总不能时刻把线连上托尼的身体。

  彼得捉住他的手轻轻一握,然后走到一边。火箭会下达指令。

  托尼解开衬衫,看着胸口的RT。还闪着明亮的光。暂时。

  理论上来讲,他也可以一个人来,但最好还是别冒这个险。他躺下了。

  “来吧。”

  火箭连上了另一个RT。

  托尼哭喊出声。

****

  彼得的手在他的发间。好暗,他的头疼得厉害。全身都疼,再一次的。

  没有起作用。他其实不怎么惊讶;他只是想能说我努力过了,对不起而已。

  还有多久呢,他昏昏然想着。下次RT再崩溃,他可以直接让火箭别再做无用功了。或者,他可以等到再也修不好的那一次。

  火箭也许会同意,但彼得绝不可能,托尼再清楚不过。所以就等吧。最起码等那一刻真的到来时,一切会很快过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彼得轻轻地说,叫他吃了一惊。他都不知道彼得已经注意到他醒了。

  “我在想什么?”

  “已经把航向定为地球了。”

  “到不了的。”托尼冷静地道。

  “试一试。”彼得答道。他还能说什么呢?

  谢谢你?算了?为什么还试?

  彼得握住托尼的手,力道更大了些。“试一试,因为我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死。或者,因为你就是这样,觉得死了一了百了是吧。”

  有这么明显吗?

  “你为什么要在意呢?”托尼问他。

  “有时候我真想猛摇你,斯塔克,”彼得答道,然后站起来,“上床去。医疗间的床太不舒服了。”

  托尼笑了,他说得没错。他最后基本是倒在彼得身上过去的,但不管怎样又回到彼得的卧室了,在他怀里托尼觉得说不出的安全。

****

  他想过和佩珀通话,但他实在是个胆小鬼。他想过给史蒂夫打电话,但不出几个月史蒂夫就会恨他的,现在让他担心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他真想念他们啊,想念他们所有人。他真希望自己能有机会道歉,为了这个,为了他在地球上做的那一切糟糕事。他希望里德和其他人能找到对付入侵的办法;他希望史蒂夫不必在他的道德观和宇宙之间做出选择;他希望他们都能好好过。他和史蒂夫建起来的队伍——是支很棒的队伍,应该延续下去。他真诚地希望着。

  他知道离地球还有六天的路程。太远了。

  彼得看着他,眼里是托尼自己都感觉不到的悲伤。这反倒像是解脱;有多少次他期望着一切都结束呢?现在他终于得到了。也许不是最理想的情况;他本来还可以做得更多,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

  他们做爱,然后肢体相缠着睡去。托尼浑身颤抖着醒来,RT的光闪了闪然后稳定下来,他心律不齐,不住地喘息。彼得抚过他的脊背,在他耳边说了些安慰的含混话语,然后再次睡去。

  离地球还有六天的路程,而他大概只剩不到三天了。

  “嘿,彼得。”某天他说。他们正看着外头的星星;熟悉的星星,往窗外一望便能看到。

  “怎么了,托尼?”

  “谢谢你。”

  彼得开口说了什么,末了又默然走开了。

  “你真是个笨蛋,斯塔克。”盖莫拉说。

  “我知道啊,但他也一样。”

  “这倒也是。”

  他们交换了一个不怎么愉快的笑。

  托尼的世界又暗了下去。

****

  他在彼得的床上醒来,彼得抱着他。一切都疼,但彼得那么近,所以也没那么糟糕了。

  “对不起,”托尼说,“因为……”

  “闭嘴,斯塔克。”彼得说。

  “但……”托尼开口道。

  “我知道。”彼得说。

  “我知道,”托尼重复了一遍,“吻我好不好?”

  “当然,公主。”彼得说着倾身过去;托尼笑着与他接吻。

  “我猜,那么你是王子了。”他说。

  “没错啊,”彼得同意道,“但如果你是落难少女,按照故事发展我就能救你了。”

  “彼得?”

  “嗯?”

  “闭嘴吧。”

  他们笑出声来。

  “我好高兴,”托尼说,“我——”

  彼得用亲吻打断了他,这一次不再那么轻柔。托尼把他拉得更近些。

  他恍惚记得自己以前说过这话,但还是……“谢谢你。”他说。

  “别说了,”彼得警告道,“你别说了。地球就快到了,你……”

  “来不及的,”托尼说,“没关系。”

  “我恨你。”彼得的声音颤栗着。

  “你才不恨呢。”托尼肯定地应道。

  “斯塔克,去睡觉。”

  “你陪我吧,奎尔。”

  托尼听着彼得在他身边睡去;他的呼吸变得平稳、沉静。

  没关系的。已经很好了,真的,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托尼用手盖住RT;明明灭灭都不会有人看见了。

  他闭上了眼睛。

 

(完) 

————————

译注:

[1]漫画里托尼的维生装置,大致等同于电影里的方舟反应堆。


谈人生请不要找译者靴靴。漫画有糖我们来看漫画吧

评论 ( 9 )
热度 ( 63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