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k/Charles无差】实例分析:万磁王能力的开发应用举例

硬盘文,丢存档。是我跟朋友聊天时开的脑洞,既然万磁王控制四大基本力之一的磁力,那么他在电影里只能收废铁岂不是有点可惜。于是我们小小地帮他开发了一下【x

CP:Erik/Charles

分级:G

作者:芮球

弃权:不属于我

————

1.万磁王能发电吗?

“Charles,我觉得今天还是到此为止为好,我看你已经喝多——”

“噢,住嘴,Erik,我清醒得很。而且我已经要赢了,开放线都在我手里——嗯?”

Charles从棋盘上抬起视线,方才还洒满一室的暖黄灯光突然间全都熄灭,只余房间另一侧的火炉还在发出橘红色的火光。停电了,他想。此刻书房里不算很暗,但也不够亮了;Charles正欲叫对面的男人别动棋盘,留待来电后继续厮杀,转头却见Erik一把把棋子抓过去,棋盘都要收好了。

“你真狡诈,Lehnsherr,”Charles端起身畔的酒杯,把里面剩下的苏格兰威士忌一饮而尽,“你知道我要赢了。”

“请不要以己度人,我并不是怕输。只是现在已经停电了,没办法继续下棋,而且时候也不早了,”Erik站起身来,身体前倾,越过棋盘一把夺走Charles手上的酒杯,“我们大可以做点别的事。”

“你的借口很多,但很可惜,你的行为已经让你的真实目的昭然若揭了。再来一盘你也一样会输。”

“这不是事实。我不可能输给一个醉鬼。”

“噢,是吗?放马后炮倒是来的容易。”

Erik叹了口气。“Charles,你想再来一盘吗?”

“这是自然,好叫你输得心服口服。但现在说什么也……欸?”

屋子里的灯闪了几闪又亮了起来,接着又几不可察地忽明忽暗了一阵。“这倒奇了,电来得这么快,发电厂的检修工效率已经这么高了吗……”Charles朝四下里看了看,接着视线落回坐在对面的男人身上,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撑着下巴的手挡住了嘴,却掩盖不住眼睛里的笑意。

起初Charles不知他为何要笑,但只消想了一秒就猜了七八分。“是你吗,Erik?”他忍不住好奇地向前倾身,却看见男人继续不发一语地朝他笑,“是你,Erik。交变磁场。我早该想到的。”

Erik笑出声来,终于移开眼睛。“你不是还想下么?现在,如你所愿。”

“噢,你,Erik!这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还能……天哪,我从未想过你能做到这样的地步。”Charles不再理会棋盘了,他自顾自地说着,声音里满含惊奇。

Erik又转回来去看他。Charles面向着他,身体前倾,脸上的神情是不加掩饰的赞叹。他喝了不少酒,双颊微红,牙齿咬着下唇,就这么笑吟吟地瞧着他。接着他的牙齿放开嘴唇,血色一瞬间涌了回来,那忽然间艳得不可思议的唇色蓦地让Erik想到盛放的罂粟。Erik喉咙发紧。他还不罢休,接着舌头快速地舔过下唇,眼里的笑意又添一分戏谑。他在跟我调情,Erik立马意识到了。而他的眼睛——噢他醺醺然的眼睛温柔又明亮,像是灿烂星光被揉碎洒进一片蔚蓝海。Erik别无选择只有吻他。

他站起身来,捧住Charles的脑袋与他接吻。Charles仰起头热情地回应他,双臂攀附上Erik的脊背,舌头急不可耐地舔过他的一排牙齿。Erik尝到他的味道,他的温度,他的侵略,他的柔情;他一秒也不想放开,他想永远沉溺。

灯光闪了几下,暗了一会儿又亮起,但最终还是熄灭了。但他们二人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是一个漫长的亲吻,他们谁也不想停下,但最后还是Charles脖子发酸,不情不愿地与Erik分开。他转头四顾,又看回Erik,有些气喘地问他:“灯呢?”

Erik只是抱着他,对着他的肩头叹息。

“你——你让我分心。”


2.万磁王能发EMP吗?(AU)

“Erik,怎么回事?”

“老爸,怎么回事?”

Erik看着从不同房间里探出头来异口同声问他“怎么回事”的丈夫和儿子,决定继续装傻充愣。“什么怎么回事?”

“没有电了。”Charles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他的手提电脑,“我的电脑没上电池。”

“手机也没网络。”Pietro从卧室里冲出来,站在Erik面前,拿着手机晃了晃。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

Charles盯着他瞧了一会儿,Erik被他看得有些全身发毛,心里暗暗希望他快移开视线;但他就是不。“你为什么这么淡定?”

“难道我非得要激动吗?”

“看在上帝的份上,Erik!”Charles把手提电脑往沙发上一丢,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他往边上一看,正好对上Pietro等着看好戏的眼神,不得不又把声音放缓。“我知道是你在捣鬼,我还不够了解你吗?你这几天对我有所不满,这时候终于找着机会报复我了,是不是?你到底干了什么?”

“请你不要妄加猜测,我并没有对你不满,报复更是无从谈起……”

“噢,得了吧,老爸。肯定是你,连我都看出来了——”

Erik平静地转过头去,看了Pietro一眼。男孩立即住了嘴,移开视线往边上走去,假装在找不存在的信号。

“你过来。”Erik叫住了他,声音毫无起伏。Pietro脊背一僵,感觉就要大事不好,虽然他也说不上来哪里要不好。不过他还是转过身来,慢吞吞地朝Erik走过去。

“我发现你最近花在电脑手机上的时间太长了,”Erik说,脸上神色难辨,“你觉得呢?”

Pietro听他讲话,全身寒毛都要立起来了。“是吗?”他迟疑地说了一句,接着求救似的看向Charles。

Charles叹了口气。“你看我也没用,Pietro。我同意你父亲的话,你最近的确有些沉迷网络和游戏。”

“我没有!我都是在课余时间——”

“噢,是吗?”Erik冷笑一声,Pietro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启示录》里的末日。“你上午10点20分还发了一条Facebook,‘GTA5这个月发售!要组团买预售的在这条FB下留言!’,”Erik捏着嗓子,阴森森地把那条博文复述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在评论里版聊了。物理实验课也是你的课余时间吗,Pietro?”

“上帝啊!”Pietro哀号一声,“我记得我明明把你屏——”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住了嘴。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父亲的浅色眼睛里隐隐有火花在闪。Pietro再度哀号一声,大有生无可恋之感。

“Erik,所以说,是你做的啰?”Charles这时插了进来,把Erik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Pietro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告诉我,怎么回事。”

Erik叹了口气,知道继续装傻也毫无意义了。他声音放柔和了些,吞吞吐吐地开口了,“我……咳,干扰了一下电子设备。你知道……磁场信号增强,电流增大……半导体……那个……”

“范围多大?”

“什么?”

“我说,干扰的范围有多大。”

Erik本来不想回答,但他看着Charles盯着他的目光,最终还是招架不住。“西彻斯特南部。帕特南。”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Charles还在盯着他。“还有一点洛克兰德。没有纽约城!我的控制力很精准。”

这一回哀号的人变成了Charles,而Pietro的眼睛里闪起了兴奋的光。“老爸,你太酷了!你就是一台移动的EMP炮台!还带微操的!”仿佛刚才末日般的恐惧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Charles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朝Pietro摆了摆手。”Pietro,我恐怕得和你爸爸单独谈谈。你先回你自己房间去好么,你的事我们之后再说。”

一听这话男孩如蒙大赦,字面意思上地以接近光速的速度消失了。那方他门一带上,这方Charles就再也忍不了了。他抬起眼睛瞪视着Erik,声音又惊又怒:“老天,你何必做到这种地步!你和Pietro一般大吗?要是他们知道了怎么办?我是说政府,要是他们知道了是你做的怎么办!”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由愤怒转为恐慌,那几近破碎的声线让Erik心里一软。

“放轻松,Charles,只是低强度的干扰,很快就会恢复的。而且他们不会怀疑我的,他们会觉得是,比如说,朝鲜人干的。”Erik安抚他,试图开个玩笑,但似乎取得了反效果——Charles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可以换点别的方法来教训你儿子。”Charles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放缓了颜色。

“不光是因为Pietro。”

“什么?”

“我说,我这么做不光是因为Pietro。”Erik拉着Charles在沙发上坐下,想伸手揽住他的肩膀,但被Charles心烦意乱地甩开了。Erik顿了顿,又说,“也因为你,Charles。”

Charles抬起眼来讶异地看着他;Erik没等他开口就自顾自地说下去了。“你已经连续多少天一点过后才上床睡觉了,Charles?我知道近来学校的事情多,你很忙,但你也不一定非得这么逼迫自己,是不是?”Erik直视着他的眼睛,伸手环住他的腰。这一次他没有抗拒。Erik又继续说:“你每天早出晚归,回家也只是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工作,我感觉好像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你了。”他看着Charles抬眼看他时眼周的一圈乌青,心里更是一紧,不由得皱起眉头。

Charles点点头道:“我让你担心了。但你可以选择别的方式的,而且我的教案没有保存。”接着他直起身来,转头看着Erik,“我之前猜的没错,你就是在报复我。”但声音里已无怒意。

“随便你怎么说。而Word是有自动保存功能的,我相信你不会损失多少工作进度。”接着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柔声道:“对不起。”

Charles定定地看着他,微弱地笑了一下,旋即摆摆手示意他不必道歉,然后轻轻将头靠在身畔男人的肩上。“的确,我自己也应该反思。这礼拜过了我就有空了——你想自驾去长岛吗?”

Erik抱着他,揉了揉他的头发,“当然。现在,左右也无事可做了,上床去睡吧。”

Charles却抬起头来,睡意朦胧的眼里带着质询,问他道,“那Pietro的事……?”

“Shhhh,明天吧,明天。明天我再去教训他。”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