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六章

大家好我又死回来啦!估计已经没有人记得这篇文了,残念……先就这样吧,被和谐了我再补图链嗯。

原文地址  随缘居  01  02  03  04  05

Chapter 6 – Cars and Cafés

第六章·车与咖啡馆

“Erik,我们真的得出发了。”Erik又开始亲吻他的脖颈时Charles低声说道。

Erik根本没费心去回应,反而更用力地把Charles抵在他公寓的墙上,咬上了少年裸露的锁骨 。

“我要迟到了。”

Erik依然不作回应,动作却不停下。

“Erik。”Charles又试了一遍,但他这次的声音与其说是反抗,倒不如说更像是呻吟。

他感觉到Erik紧贴着他笑出声来,然后在他方才一直又啃又咬的地方印下了最后一个吻,然后才退开看着Charles,脸上仍带着笑意。

“你给我留个了吻痕,是不是?”

Erik整了整衣衫,然后耸了耸肩,一把抓过Charles的手,把他拉出了公寓。

“Erik。”

“快点,darling,要是现在还不走你就要迟到了,”他顿了顿,“其实你可以请病假的。考虑到礼拜五发生了什么,你现在没生病简直就是个奇迹。”

Charles翻了个白眼,揉了揉刚才Erik大肆蹂躏的部位,然后一路小跑到车边。“混球。”

Erik玩味一笑,然后帮Charles开了车门,“别假装你不喜欢。”

“而且我不能再不去了,我已经把昨天放掉了。”

Erik无辜地摇了摇头。

“要是我最后迟到,”Erik把车泊出停车位时Charles继续说,“而这已经确凿无疑会发生了,你得帮我跟Emma解释。”

“交给我吧,darling。”

“而且我为什么穿着她的裤子。”

Erik又朝他露齿而笑,“总不能让你穿着睡裤去上班吧,Charles。然后我公寓里唯一合你身的裤子就是Emma的。”

“你确定她不会生气吗?”

“我高度怀疑她是不是还记得她有这条裤子。”

“我看上去一定蠢爆了,”Charles断言,调了调座椅,“我穿着我上司的裤子,我的汗衫还有你那大得可笑的外套。”

“还有一个妙不可言的吻痕,”Erik瞧了他一眼,然后才把目光转回路上,“在你的低领汗衫下清晰可见。”

Charles怒视着他,把外套拉链拉到顶上,竭尽所能地盖住了锁骨和脖颈,“你知道我今天要被盘问一整天了对吧?”

“像我之前说的,别装作你一点都不喜欢,darling。”

“我从没说过我不喜欢,”Charles说,“问题是Alex和Sean准会不停问我是谁留的,怎么留的。”

“要我说的话这再明显不过了,不是吗?”

Charles翻了个白眼。

“你可以跟他们讲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他说,又看了一眼Charles,“你也可以跟他们讲是个女孩儿,如果他们还不知道你的性向的话。”

“他们知道。要是他们以为我是直的的话也就不会一天到晚对我跟你的事忧心忡忡了。”

Erik笑个不停,“你不如跟他们讲,我吃邻居家的宠物吃厌了,现在看上了好看的年轻男人。”Erik把车泊进咖啡馆的空车位,熄了火然后看着Charles微笑,“你还可以编一个英勇壮烈的故事,描述一下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Charles放声大笑,“说不定他们还真的会信,然后打电话报警或是怎样。”

Erik去解安全带的时候一把抓住了Charles的手,“你什么也不必跟他们讲,宝贝。”

“我知道,”他应道,“只是老实交待也好过被盘问一整天。”

“我可以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怕得话都说不出来,如果你想的话。”

Charles不由得轻笑出声,他下车后Erik也跟了上来。

“也没有晚多少,是吧?”

Charles看了看手机,“七分钟。”他说着向咖啡馆小跑过去。

“但愿她没注意到。”Erik喊了一句,没费心去加快脚步。他们不一起走进去说不定还好一点。

Charles可不觉得Emma会注意不到,她对谁迟到了从来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她对此相当反感,不管你是迟到了五秒还是十五分钟。

Charles对于进去之后迎接他的是一句“迟到了!”一点也不失望,Emma一看见他就开口斥责了。

“抱歉!”他应道,一把捞过Alex扔给他的围裙,跳到了前台后面。万幸的是礼拜天这么早,店里还没有几个顾客。

Emma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给我个理由吧,甜心。”Emma说着向他挑起一边眉毛。

“呃,”他清了清喉咙。他都忘了Emma刻意这么做时可以有多吓人。

“我的车出问题了。”Erik赶来救援,走到了Emma身后。

她转过身去面对他,面对他的身高优势时她的凛然气势一下子消弭不见,“是吗?”

“当然了。”他咧嘴笑道。

她翻了个白眼。

“我得跟你谈谈。”

“谈什么?”Emma问他,有点吃惊。

“某些事。”

“哪种事?”

“你过来就知道了。”

Emma转过去面向Alex和Charles,“别把我的店毁了。”

——

“Charles?”

“什么事,Alex?”

“你怎么是跟Lehnsherr一起进来的?”

Charles脸上微微一红,“我,呃,其实没有。他在我后面进来的。”

Alex眼睛一眯,“那为什么他的车有问题可以成为你迟到的充分理由?”

Charles耸了耸肩,“谁知道。”

“Charles。”

Charles一言不发。Alex转了转眼睛。

“这是因为那个会议吗?”

“什么是因为那个会议?”

“你别装傻,Charles。”Alex叹了口气。显然不好蒙混过关了。“你就是因为那个会议跟Lehnsherr走了吗?”Alex顿了顿,“就像是爸妈不喜欢他们小孩的男朋友或是什么的,然后爸妈越反对他们就越要跟他们的男朋友好之类的?”

Charles转过去面对另一个男孩,“Alex,你们几个不是我爸妈,Erik也不是我男朋友。”或者他是,Charles不太确定称谓啊头衔啊什么的。他也不怎么在意,只要他能拥有Erik就行了。“而且我也不是小孩了,”他继续说,“我比你跟Sean都大。”

Alex张了张嘴还想反驳,但被一波进来的顾客打断了,Charles忙活了起来。

——

“告诉我你没操那孩子,Erik。”

他们现在在外头,外套裹得严严实实以抵御寒风。

“他不再是孩子了,Emma。他下礼拜就满十八岁了,”Erik停下来看着她,“以及不,我没有操他。”

“他在你公寓里过夜了,是不是?”

“没错。”

“你的自制力让我吃惊了,甜心。他在你公寓里过了夜,你还能让你的手长在自己身上。真了不起。”

“过了两夜。”Erik嘟囔了一句,踢了一脚碎石。

Emma眉毛都抬起来了,“两夜?”Erik点点头。“更加惊为天人了。”

“就因为我没操——”他清了清嗓子,“就因为我没跟他睡觉,也不能断言我是啥都没做吧。”

Emma诡魅一笑,“从实招来。立刻马上。”

Erik翻了个白眼,“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们只是接吻而已。”

“只是接吻?”

“是很热烈的吻,一定要说的话。”

“你最好能拿出点证据来,不然我是不会忘记他迟到这回事的。”

Erik笑而不语。

“所以那就是他把外套拉链拉到下巴的缘故吧?”

Erik看起来自鸣得意得很,然后点了点头。

“你就自以为是吧,占有欲强的混蛋。”

“我才没有很强的占有欲。”

她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

“也许有一点儿吧。”

“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他在你公寓里待了一整夜,你还没有活吃了他?”Emma的声音真的惊讶极了,或者说是震撼。Erik从来都没搞明白过。

“没错。”

“为什么?”

“他礼拜五时境况不太好。”

“怎么回事?”Emma又问,这一次的口吻带上了保护欲。

“他家里出了点事。”

“什么事?”

“我不能告诉你,”Erik叹了口气,“他肯告诉我已经算我走运了。我不会让这事一传十,十传百的。”

“我该担心吗?”

Erik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他诚实地说,“他现在没事了,我猜。但现在还是对他温柔点吧?”

Emma瞧着Erik眼睛里那古怪的神情然后点了点头,略微有些疑惑。“好吧,甜心。”

Erik冲她微微一笑,然后倾身过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谢谢你。”

“行了,行了,”她应道,“如果你伤了那孩子,以任何形式,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我都会宰了你。懂?”

“做梦都不会,”Erik的微笑变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晚点我过来接他。”

Erik转身离去时Emma就知道了,他是认真的。只是过了几个月而已,而Emma已经看出来了,若是Charles肯提,Erik连星星都会帮他摘下来。

——

Charles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偷瞄着角落里的出口。他看见Erik俯身亲吻Emma的脸颊然后离去,惊讶地发现自己感到了一阵嫉妒的浪潮。这太可笑了,Charles对自己说,为那种事感到嫉妒。

Emma走了进来,展颜微笑。“他晚点会回来,亲爱的,”她趁Alex没注意时对他悄悄说,“鉴于这种事是头一回,这次你迟到我就放过你了。但你知道,下不为例,不然说不定下一回你的借口就是爽过头的性爱了。”

Emma冲他眨了眨眼然后走开了,徒留Charles在原地满脸通红地对付下一位顾客。

——

“Charles,这里简直热得可怕好么。你为什么还穿着外套?”Sean问道,今天上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Charles叹了口气,因为Erik管不住他的手啊。“我告诉你了,我冷。”

“你在流汗。”

“并没有。”

“我看得见,Charles。”

“我也是。”Alex不嫌事大。

“你是在隐瞒什么吗?”Sean不依不饶,跟着Charles团团转。

“是有人对你做了什么吗?”

“是不是Lehnsherr?”

Charles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位能不能高抬贵手别管了,拜托?”他伸手去揉了揉锁骨。

Alex眼睛睁大了,“Charles身上有吻痕!

不止一位顾客转过来看着他们,疑惑清晰可辨。

“你就不能闭嘴吗?”Charles咬牙切齿地嘶声说道,脸已经红透了。

“噢我的天,就是这么回事!”

“给我们看看。”Sean说,神情已经兴奋得过头了。

“不。”

“求你了?”

“不。”

“Charrrrrrrrles——”他的名字被拽得超长,不由得又让他翻了个白眼。

“你们两个还有正事要干。”

“这件事更重要。”

“更有意思。”Sean附和道。

“快点吧,Charles,”Alex说,“只看一眼,我们就看看他水平如何。”

Charles挑起一边眉毛,“用不着你们来看,我就告诉你们吧,他水平很不错。”

“看一看也无妨嘛。”

“就是,”Sean加了进来,“眼见为实。”

“不。”Charles还是拒绝屈服。

“求你了?”两个男孩齐声问道。

Charles叹了口气,把围裙解开,放在了前台上。接着他拉开了Erik外套的拉链,拉了拉他的汗衫,让他的锁骨展露无遗。

Alex低声吹了句口哨,Charles又刷地脸红了,“现在满意了吧?”

“是谁干的?”

“我们认识他吗?”

“你是不是趁我们不注意找了个男朋友,Charles?”

“他是不是比你大?”

“你们是在学校认识的吗?”

“怎么弄的这个?”

“什么时候弄的?看着还挺新鲜。”

“你们行那苟且之事了吗?”

“要不要我们帮你买套套?我们可以帮你买套套。”

Charles再次叹了口气,又把围裙套上了,万幸的是它似乎勉强能把Erik给他留的吻痕盖住。“我不会告诉你们他是谁,我不知道他算不算是我的男朋友,是的他比我大,不他不是学校里的,怎么弄的应该很明显,是的是最近的事,不我们没有‘行那苟且之事’,以及不,我不需要你们帮我买套套。”

“还剩下一个问题,”Sean开口了,“我们认识他吗?”

是的,“不,你们说不上认识。”

“你确定?”

“我们说不定认识呢。”

“你们说不定知道他,”Charles说,“但我高度怀疑你们是不是真的了解他。”

“他叫什么名字?”

“无可奉告。”

“嗷,讲讲吧,Charles。”

Charles正准备第无数次地说不,这时候Emma却走过来,瞪了一眼Alex和Sean。

“我确信我付你们工资不是为了让你们讨论吻痕和Charles的爱情生活的,所以能不能劳你们大驾给我滚回去工作。”他们只好照做了。

——

Charles正坐在咖啡馆后方,他的手机忽然开始振了。

今天过得怎么样啊,my darling?

我对你的讨厌又重新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那么,他们是不停盘问你我给你留的小小吻痕了?

小就怪了。

不过,是的。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没说什么,真的。他们不知道那是你。

我只是说是个他们说不定认识的比我大的男人。也不算是骗他们了。

哪天你决定好告诉他们了的话,我能否有幸目睹。

为什么?

我觉得到时候他们那受到背叛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行啊。

然后,你在干嘛?

本来决定要写点东西的。不怎么写得出来。

怎么了?

因为我一直在想着你,你让我分心。

你只是说说而已。

相信我吧,darling,是真的。

你还有多久才能回到我身边?

两个半小时。

:(

我可以想象你在撅嘴。

我就是,怎么着。

跟小孩儿似的。

我就这样没错。

然后是一阵停顿。

你下班以后我带你去吃午饭。或者带你回我这边,给你做点好吃的。

所以你是去采购了?

是的。

这倒不错。你冰箱和橱柜可有点境况堪忧。

你忧心我真是太甜了,Charles。

我没那么说过。

你有暗示。

真的没有。

真的有。

我得走了。

不!:(

我还有活要干。

难道不是我更重要吗?

不,真的说不上。

我深深地受伤了,Charles,深深地受伤了。

再见,Erik。

:(

到我见到你为止,darling。

——

“我想你。”Erik一边说一边把车泊出车位。

“我只走了几个小时而已。”

“是啊,但既然现在我可以吻你碰你抱着你了,我更宁愿一直这样。”

Charles脸上微微一红,然后笑了,“你现在就可以吻我碰我抱着我,如果你想的话。”

Erik一个急转弯把车拐进咖啡馆背后的小巷,猛地刹住车然后转过去看着Charles,而Charles看上去有些惊愕。

“急成这样。”他小声说,一边对Erik笑一边解开了安全带。

Erik也跟他一样解开了安全带,倾身越过变速器攫住了Charles的脸,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他的下巴。“你根本不知道。”Charles刚想着他不知道才怪呢,但紧接着Erik便吻住了他,Charles便再也无暇他想了。

他们吻了好几分钟,舌头厮磨在一处。Charles从未这么庆幸过Erik的车窗是有色的,倒不是说在这僻静小巷中真的会有人靠近,但要是能避人耳目总归是好的。

Erik与他分开,Charles想要循着他的嘴唇过去,Erik轻笑出声时他不由得撅起了嘴。

“Charles?”

“怎么?”

“只是想知道,”Erik开口了,语气稍微有些尴尬,“你以前有没有过……”他声音弱了下去,试着找个合适的词。

“我有没有跟男的做过什么?”Charles主动说道,出人意表地毫不窘迫。Erik点了点头,Charles微微一笑,“没有,”他顿了顿,“就算是跟女孩儿,也说不上有多么深的进展。”

看见Erik的那种眼神,Charles差点笑出声来。

“别这么惊讶,Erik。我真的没那么受欢迎。”

“我不也是么,不过我还不是成功地——”他住了嘴,清了清嗓子,“我是说,我不明白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受不受欢迎且不论,竟然还一点经验都没有。”

“你说我好看,让我受宠若惊,Erik。”

“你本来就好看。”

Charles只是冲他微笑。“我不怎么在意这事儿,要说的话。来点新鲜的。”

“简直压力山大啊,你知道么。”

“不见得。”

“真的。我得为你做到尽善尽美。”

“Erik,我看大有可能你在性方面根本就是糟糕透顶,而且我还很可能因为没有比较而被蒙在鼓里。”

“话是这么说,但——”

“闭嘴,吻我吧,Erik。”

Erik依言照做了,倾身过去再次亲吻Charles,伸手抓住Charles柔软的发丝。

“我希望你能明白,”Charles在他唇边低语,“我是没多少经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让你苦等。我想要做这些事已经好久了。”

Erik又吻他,这一次力道更大,他的舌头一路侵略,手把Charles搂得更紧、更紧。

他与他分开,喘了口气,看着他们俩之间的空隙,“这样不行,darling,到这边来。”Erik说,拍了拍他的大腿。

Charles轻笑着攀过变速箱,伸手去够Erik,Erik稳稳地抓住了他,抱着他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前排根本没多少活动的空间了,但Charles根本不想停下来,也不想费心再到后座去。他紧张地对Erik笑了笑,然后靠了过去,Erik接住了他。他用力吻住Erik,双唇微启,手伸上去扣住Erik的头发。

几分钟之后他们才彼此分开,长喘了一口气。Erik扯住Charles的外套,从他肩膀上扒拉下来,扔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他伸手抱住Charles,一只手勾住他的后颈,另一只托着他的臀部。Erik再次亲吻他,侵略他鞭及的每一寸土地。Erik的舌头舔过他的上颚时Charles轻笑出声,Erik不由得退回去看着他,一脸兴味盎然。

“怕痒?”他问,手轻轻拍着Charles的身体。

Charles点点头,Erik的手抚上他的臀部,他不由呻吟出声。

Erik另一只手滑进Charles薄薄的衣衫,指甲一路掠过他的后背。他周身颤抖,Erik笑着轻轻把他往后推了推,将少年的衣衫脱了下来,同样扔在了近旁的座位上。他就那么抱着Charles,把那具美丽的身体尽收眼底。Charles看着他,看着Erik的眼神在他周身逡巡、饱览风景;看着男人的眼睛因欲火而变得深黯,他的舌头伸出来舔过他的下唇。他脸上一红,其实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体而羞耻过,但现在,Erik就这么看着他,他的手那么温柔地抚摩过他的身躯,他无法自抑地觉得有些窘迫。Erik把他拉得更近,看见Charles通红的双颊时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他盯着看得愈久,那红晕便一路延伸至他的脖颈、他的胸膛。他抬起一只手,轻轻揉了揉今晨他在Charles身上留下的吻痕。

他向前倾身又去亲吻Charles,这一次动作轻柔。“真美,darling,”他又轻轻吻了一下他,“你真美。”

Charles的红晕更深,他伸手抓住Erik的衣领,清了清喉咙,“我能不能?”Erik点了点头,顺着Charles把他的衣服往上撩,总算脱下来以后一把扔开。

Charles别无选择只有盯着他看,因为说真的,Erik的身材真是好到荒唐,Charles真想舔吻、抚摩过他每一寸紧实的肌肉。于是他便这么做了,双手一路滑至Erik紧窄的腰然后轻轻吻住Erik的身体,目光扫过他的下巴,然后一路掠过他的脖颈、他的锁骨、他的肩膀。

Erik一只手动了动,捉住了Charles的大腿,稳稳地抱住了他;另一只手轻轻托住他的后脑。Charles的吻一路向下,嘴唇在Erik的乳头处游离徘徊;这样的姿势已经开始让他背痛了,但Erik的喘息很好地弥补了这一切。如果可以的话,Charles想笑。他轻轻咬住Erik的乳头,回报他的是一声呻吟,然后他退了回去,又咬住了另一颗。不多时他便退开看着Erik,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

“以前从没这么干过,是不是?”Erik问他,手落下去搁在他的颈间.

“从没有过,”他低语道,笑意仍未散去,“我随机应变。”

Erik只是摇了摇头,把他拉过来再次吻他;一个马马虎虎的吻,他们基本上只是抵着对方的嘴唇喘息,手还在专心探索彼此的身体。Erik把Charles的身体拉得更近;但Charles感觉到了Erik的勃起抵住了他自己的,身体一僵。

他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开始他有点想要道歉,但他意识到这很蠢,但Charles是真的没怎么应付过这档子事儿;实际上,他是从来没应付过这档子事儿。他也硬了,这是自然。他一开始就被撩拨起了情欲;只是,出于某些可笑的原因,他没料到Erik也硬了。他在心里呻吟一声,脸上又烧了起来。

“我们可以停下,”Erik低喘着说,“如果你想的话。”

Charles看着他。“别傻了,”他喘了口气,“我当然不想停下。只是,”他窘迫地顿了顿,“我没想到你会……”他的声音弱了下去,又抬起头来看着Erik。

“有那种反应?”Charles点点头,Erik的手轻轻拂过他的身侧,“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他承认道,“我以前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

“我是认真的,Charles;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停下。”

Charles摇头抗议,“不,不,不要。”他喘息着,又倾身去亲吻Erik,“永远别停下。”他还是觉得难以置信,Erik会想要他,以这种方式。他曾幻想过不知多少回,如今真的幻梦成真却要停下来,他觉得自己有点蠢。

Erik的手重新回到他的大腿上,Charles加深了这个吻,再一次地品尝着Erik的嘴唇,他尝起来像是薄荷和茶,还有那专属于Erik的味道。Charles又是想笑,又是想哭。唇分,Charles又开亲吻Erik的颈项;他抵着Erik的皮肤喘息,舔吻那处他能感觉到Erik脉搏跳动的地方。他决定对Erik早上做的那事儿一报还一报,便用牙齿厮磨着那个点,用力地吮吸他的颈子。

他挪动身体与Erik紧紧相贴,然后发出一长串大声的呻吟,感觉到Erik被衣料包裹的勃起正抵着他的。Erik也在呻吟,声音来得更安静,但还是给了Charles鼓励;他开始用自己的臀部向下摩擦Erik的。一开始他的动作带着试探,像是怕伤着谁、或是做错什么事。Erik迎上他的推挤,手紧紧地抓住Charles的屁股,他很确定明天那里会留下淤青。Charles每一次的摩擦、推挤都伴随着呻吟,他摇晃着沉溺进Erik的身体。这感觉太好了,上帝啊,Charles永远也不想停下。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想要。

他还穿着牛仔裤,大概不适合做这事,Charles想着。他的阴茎没有多少空间,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算不上舒服,但他觉得这儿无论如何都不剩什么空间让他把裤子脱了。就算是可以,他也得从Erik身上下来,这会儿这可不像是他能做得到的事。

Erik呻吟的音量渐次升高,摩擦他臀部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而Charles想着,那是他听到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声音了,而且天杀的Erik是为了他才像这个样子,别的谁都不是,只为他一人。

他再次亲吻Erik,像是命悬于此;而Charles想着,说不定真是这样。这个吻算不上可口,牙齿、唇舌打成一片,喘息混乱不堪,但Charles却感觉见鬼的好。Erik引导着他的臀部向下移,让他在男人身上撞击得更用力,而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Charles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Erik把头埋进Charles的颈窝,喘息着亲吻着他的皮肤。Charles紧紧贴在Erik身上,身体弓着,双唇微启,呻吟着、呜咽着些破碎的句子,而Erik的欲望变得越来越炽烈。

“Erik,”他呜咽着说,手紧紧地抓着Erik的后背,“我,噢天啊,还要,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Erik的节奏更快了,Charles感觉到男人亲吻他的耳后,“高潮吧,宝贝,”他低语着,声音里满溢着欲望,“为我高潮吧,我美丽的、美丽的爱人。”

Charles照做了,几乎是尖叫着喊出了Erik的名字,浑身颤抖。这是他经历过的最美妙的高潮,他简直不能相信他们是在一条废弃小巷中、Erik的车里。他的身体还在颤栗,他感觉到自己的指甲深深嵌进Erik的后背,大抵是会留下痕迹了,但他根本无暇在意。他现在正他妈的在九霄云外。

等他的身体稍稍冷静下来了些,他才注意到Erik还硬着,他的硬挺仍在短暂地抽动着,好像他正试图让它停下。他大概是,Charles想着,但那不顶用。他把身体往后挪了挪,然后亲吻Erik,动作缓慢却又色情。与此同时,他的手掌一路向下,包住了Erik的阴茎。Erik在他唇边呻吟,Charles手上的动作更快,每当Erik呻吟着他的名字、律动着阴茎时时他都感到一阵奇怪的成就感。Erik那么大,在他的亲吻里呻吟沉沦时,Charles不由想着他在自己的身体里会是什么感觉。好过他经历过的一切,Charles猜测着。

没过多久Erik也高潮了,他大声地呻吟出声,头后仰着靠上了驾驶座椅背,他的颈子全然暴露在Charles面前。Charles看着这一切,看着Erik紧闭上双眼,在Charles手上释放出来。他看着Erik喘息,胸口一起一伏,想要找回呼吸的节奏。

这花去了几分钟,但最终他们的呼吸还是平稳了下来,对上了彼此的视线,然后浮现出笑意。

“我简直不敢相信咱们刚刚干了那事,”Charles说着,手开始把玩Erik后颈过长的头发,“还不是在别的地方,是在车里。”

“嗯哼,”Erik附和道,眼睛还是半闭着,“不是在家里简直太糟了,我真想现在就抱着你小睡一会儿。”

“听上去很诱人。”Charles应道,挪动身体时叹了一声。他裤子里那一团糟当真不怎么舒服。”觉得你可以不睡着开回家吗?”

“我还想带你去吃午饭呢。”

“再说吧。”

Erik笑了,又轻轻地吻了他一下,然后帮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

“裤子已经拿去洗了。”Erik说,走过来爬上床,坐在Charles身边。

“嗯,谢了。”Charles转过去面向Erik,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被单之下,他们两个都只穿着睡裤,靠着彼此的体温取暖。Erik伸手环住Charles的身体,把他抱在怀里。Charles抬起头来朝他微笑,在那个怀抱里陷得更深。

这真荒谬,他想着,他都记不起他上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

“睡一觉吧,darling。”Erik说,吻了吻Charles的头顶,然后把他搂得更紧。

——

不幸的是,Charles最终还是得回家去的。就算Erik真想把他锁在公寓里,他也知道那不现实。

Erik俯下身去轻轻吻他,“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电话。永远欢迎你来我身边。”

Charles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会的。”

他下了Erik的车,又一次地穿上了Emma的牛仔裤和Erik过大的卫衣;回味起与他共度的时光时Charles还是抑制不住笑意。他转过身去挥了挥手,才朝他家大宅走回去。

他上楼回房时看见他妈妈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不知什么酒,他的继父正从图书馆出来朝书房走去。

没人过问一句他这两天去哪儿了。甚至连他的存在都没人留意。

-第六章完-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