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五章

新年快乐!这章好长,像我这样一次更1w字的人一定很少见= = 但下次更新真的就是遥遥无期了OTZ

原文地址  随缘居  01  02  03  04

Chapter 5 – Secrets

第五章·秘密

Charles第二天晚些时候醒来时,感觉到另外一具身体正抵着他的。

他没睁开眼睛,只是动了动,与背后的人靠得更近,发出一声介于呻吟和咕噜之间的声音。那具身体温暖而坚实地抵着他的后背,修长而肌肉紧实的手臂环住了Charles小一号的身躯。Charles半睡半醒地感觉到那人的呼吸轻轻打在他的后颈,不由得毛发一立。Charles又叹了口气,迷迷糊糊地把一只手覆在那只抱住他腰的手上。毯子只盖住了他们的半边身体,但Charles还是觉得很暖和,旁边的那具身体的热度包裹着他。这个姿势很舒服;他似乎和另外那具身体完美契合。躺在那里,他觉得很平静。

他们肢体相缠,Charles感觉很安全。感觉被保护着。

不过,当Charles逐渐清醒过来,记起了自己身处何地,昨晚发生了何事时,他的身子一僵。他的胃袋忽然填满了紧张,感到一阵冲动想要挣开那具身体,逃开这间屋子。

但他没动,也许是不能动。Charles实在是太满足于现状了;如果Erik许他这么干的话,他大概会在这儿躺一辈子。还有可能会把Erik弄醒的事儿。Charles有理由相信,Erik一旦醒来就会把他放开,然后离去。那个,Charles想着,大概是他怎么也受不了的事。所以,他没逃开也没把Erik吵醒,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听着身边人的一呼一吸。大概还是花了一两分钟,但Charles终于还是一点一点地在那个怀抱中放松下来。

Charles自顾自地笑了笑,然后向Erik靠得更近,集中精神去体会躺在这儿的感觉。他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Erik紧贴着他的身体的那感觉上,以及Erik的臂膀是怎样环绕着他的身躯。他细细数着Erik的呼吸,他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上,紧贴着他的身体如此坚实,Charles想着,他这辈子大概还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他细细品着,想要感知一切;因为Erik随时都有可能醒来,随时会跳起来把他放开;如果真是这样,Charles实在是不想忘记现在这感觉。

他永远不想忘记和Erik肢体相缠的感觉。

——

Charles醒来没多久,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呻吟。他身体又紧张起来,就等着Erik回过神来,意识到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了。他等着Eik把他推开,他等着Erik叫他离去。

他没想到的是Erik的手臂竟把那个怀抱收得更紧,他向Charles靠得更近,甚至还拿脸蹭了蹭他的肩膀。

他没想到会有一声昏昏沉沉的“早上好,my darling”,而非什么叫他离开的话语。

不管怎么说,他都无法自抑地笑了,“我觉得现在怎么也不是早上了,Erik,”他这么低语着回应他。

Erik轻笑一声,Charles隔着那件Erik给他的衬衫感觉到他温暖的吐息。“有道理,”他对着Charles的肩膀嘟囔。

Charles笑意更盛,胃里的紧张感终于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暖意。

“我猜我该动一动。”

Charles还没来得及过过脑子,一个“不”字便脱口而出,“我是说,呃,”他清了清嗓子,“只是,呃,我觉得挺舒服的,你呢?”

Erik冲着Charles的肩膀哼哼,“我觉得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动了,darling。”

Erik听起来还是惫懒,好像仍然半睡半醒。Charles想着,他现在的样子大概会很可爱,脸上笑意慵懒,眼皮沉沉。他得竭尽全力阻止自己转过去瞧自己想的是否没错。

“那你干嘛还问?”

“出于礼貌,”Erik回答他,嗓音安静。他们都在悄声低语,好像用正常音量说话会打破这片刻的宁静。

Charles叹了口气,却更像是一声轻笑,他感觉到Erik把笑埋进他的肩膀,接着才撤了回去。

“而你也应该在说话时面对人家,我相信。”Erik这么陈述道,稍稍松开了他的手臂。

Charles得咬住下唇才能阻止自己笑意继续扩大;他已经感觉到他继父在他身上留下的瘀伤在隐隐作痛了。这花了一会儿工夫,但Charles还是把脸转过去面向Erik,当他看到那个男人时不由得呼吸一滞。他们靠得那么近,而Erik,Charles想着,看上去可爱极了,活像是睡得迷迷糊糊的猫猫狗狗。Erik简直好看极了,就算他还一脸睡意,Charles还是忍不住莞尔。

不幸的是,Erik看上去可没这么高兴。他皱了皱眉,双手扣住Charles的背,把他抱得更紧。Charles能猜到他皱眉的原因;他脸上的瘀伤可疼得不轻,他简直不敢想自己看起来有多惨不忍睹。

Erik开口欲语时他摇了摇头,“我知道你要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错。”

Charles咬住嘴唇,还在天人交战究竟要不要对Erik和盘托出。

“你还是不会告诉我,对吧?”

Charles的呼吸加快了些许,他知道他该说点什么。不管怎么说,他真的应该说出个理由来,解释下他为什么会半夜从家里跑出来。他欠Erik的,他想着。

“Charles?”Erik的嗓音还是那么轻柔。

一部分的他真的想跟Erik讲讲。不光是关于昨晚,一部分的他想把一切都告诉Erik,从头到尾,完完整整。

“你不是一定要说,darling。你不欠我什么,”Erik一只手缓缓抚过他的背部,带着安慰的意味,“我不会逼你说任何事。”

Charles直直看向Erik的眼睛,他顿了顿,然后开口了,“我还小的时候,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和我父亲一起度过的。Brian Xavier,这是他的名字。我喜欢一天到晚围着他转。他就一直由着我来,不管我该不该在一旁他都让我跟着。我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让我培养起了对科学的浓厚兴趣,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研究原子能方面的东西。他还让我帮忙做研究呢,”Charles的眼睛有些许的失焦,但忆及那些旧时光他还是止不住温柔微笑,“‘帮忙’什么的,话是这么说。实际上我大概净在添麻烦了。不过,就算这样,他好像也不怎么在意。他从不让我碰那些危险的东西,就只有些小玩意儿,从来都没实验啊什么的。他说等我长大些会让我碰,”Charles再次咬住下唇,然后清了清嗓子。

“如果不想说了可以停下。”Erik的手没有停止安抚他,Charles暗自感激他在他背上的轻轻触碰。

Charles摇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有一天,我父亲和他的同事,Kurt Marko,现在是我的继父,”Charles说出那个称谓时那厌恶的语调Erik从未听过,“他们当时在进行一个危险的实验,我记不得具体是什么了,但总之是出了岔子,发生了核爆。实验室着火了;我父亲被压在碎石块下动弹不得。Kurt受了伤,但他还可以动。他本来有机会去救我父亲的。但他跑了,留他一个人在那儿等死,”Charles声音颤抖,“他就真的死了,”Charles顿了顿,“我当时刚刚满八岁。”

Erik什么也没说;他知道他说什么也毫无助益。他只是抬起一只手,托住Charles的后脑勺,轻轻地把那少年抱到胸前,搂得更紧。Charles叹了口气,然后阖上了眼,任由Erik的触碰来安抚他。

“然后从那时起一切就都急转直下了,真的。我妈妈开始放纵饮酒,跟Kurt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在他们的悲伤中取暖,”Charles的嗓音已然沉静,却藏不住其中冷嘲。“不到一年她便嫁给了他,然后带着他儿子Cain搬了进来。现在是我的继弟。就算在那个年纪,我也能看得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父亲的钱,”Charles把叹息埋进Erik的肩膀,“我得承认一开始还没这么糟。Kurt和Cain大部分时候都放着我不管,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我父亲的书房里,也没碍着谁的事。我父亲去世以后我母亲开始加倍地忽视我。我的保姆说这是因为我老是让她想起他来,但我深表怀疑。”

Charles顿了顿,偎依进Erik怀里,“反正,他们搬进来三四个月后,情况就不妙了。一开始还只是Cain,我什么事都比他做得好烦到他了。最初还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给我取外号,说些难听的话之类的,”Charles紧挨着Erik摇了摇头,“但是后来,就是学校考试的事,我想。我考得更好,当然是我考得更好;据信Cain的脑子可不怎么灵光。他最后打我了,下手还不轻,实际上。后来就成家常便饭了。”“去他妈的家常便饭。”Erik几乎是在吼,几乎把Charles逗笑了。

“我要你向我保证,不会生气,也不会做什么不理智的事。”

“我保证。”

“‘不理智’的定义由我来下,不由你。”

Erik叹了口气,“好吧。”

Charles点点头,“我妈妈从来都不曾注意到,那时候她已经是个十足的酒鬼了,有一半的时间都神志不清。Kurt知道,但他什么也没说过。有时候甚至还鼓励Cain这么干。有些我家的雇员注意到了,但最后Kurt把他们全给炒了。”Charles又叹了口气,温暖的吐息轻轻拂过Erik的脖颈,“到我快过十一岁生日的时候,Kurt决定加他一个。很明显是我问问题太多烦到他了。我一问问题Kurt就怫然不悦,最后我就会被揍。”

Erik搭在Charles背上的手紧了紧,“我大概得收回我的保证。”

Charles叹了口气,推开了Erik,然后靠在床头板上坐了起来,瞧见Erik也同他一样起身,“剩下的我就不跟你讲了。”

“Charles——“

“他也让我很生气。相信我吧,要是我能让他烧起来,Erik。除他之外,我还没有这样恨过哪个人。就连Cain也不。但你还是得向我保证。反正要不了多久我就能离开了。”

Erik看起来对此不怎么满意,不过他还是咬牙切齿地嘟囔了一句“好吧”。

“行了,那就。我相信我刚刚忘了提到Raven。她是我姐姐;这个嘛,是收养的姐姐,但还是姐姐。她大我两岁,他们收养她时我四岁。我爸爸想要个女孩儿,但我妈妈怀不上孩子了,风险太大还是怎么的,”Charles左右转了转脖子,“说实话,Raven才是这些年我忍过来的原因。Raven从来都没被打过,Cain和Kurt都没对她动过手。我永远不会允许的;为此她老是生我的气,每次我帮她档过一顿打,事后她都要不高兴,说我不需要为她白白受苦。但我必须这么做;要是他们真的碰她,我说什么也忍受不了。”

“我长大一点以后情况更糟,当然了。我后来开始顶嘴了。Raven说这只让我受苦更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是这样;我越是个聪明的混蛋,他们就越是要揍我。不过对我来说,这样反倒还轻松些,我不知道为什么,”Charles舔了舔他的下唇,“不管怎么说,等我上高中时Cain就被送去了一所很严格的寄宿学校,这让我在学年中好过多了,虽然假期和周末还是糟烂透顶。好像是他把所有的怒火都积聚起来发泄到我身上了似的,”Charles又深吸一口气,“之后没多久,Raven就去上大学了。一开始她本来不想去的,说什么她要在这边陪着我。最后我还是说服了她,她现在在洛杉矶什么学校念书。我忘记具体是哪儿了,不过她貌似还挺满意的。但话又说回来了,不管是哪儿,都总好过一所里面只有继父继弟和一个不怎么记得你的老妈的房子,对吧?”

Erik徐徐伸出手去,然后握住了Charles的,他们十指交握,他的拇指蹭着Charles柔软的皮肤。

“我妈妈最近生病了,是肝脏有了什么毛病。上个礼拜,就是你注意到我的瘀伤的那一回,就是我继父知道这事儿之后给我打的。昨天我们得知她很有可能活不过一年了。但Kurt不是因为这个才打我。知道这消息他倒是挺高兴;他以为他能搞到我爸的钱了。但昨天他知道了,这事儿没戏,”Charles轻轻笑了,“至少说,他捞不着多少。我父亲的遗嘱里说,如果他在我或者Raven 年满十八岁之前去世,我们的母亲就会掌管他的财产,但一旦我们年满十八岁,那钱就归我们俩了。我妈妈也有一部分,当然了,但大部分是属于Raven和我的。Raven已经继承到她那一份了,然后下礼拜就轮到我了。”

“Kurt不知道我父亲到底把财产留给了谁。他以为大部分都是给的我母亲,然后等她一咽气他就能把钱搞到手了。你大可以想见,当他知道自己大错特错时可不太高兴。他喝得酩酊大醉,大发脾气,打了我然后扬长而去,接着半夜时分又回来了,又开始大动肝火。大概我应该装睡的,不过那样的话说不定他还是会上楼来找我麻烦,”Charles垂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呼出,“我不喜欢人们大吼大叫,Erik。打我都行,但奇怪的是有人一吼我就真的受不了。所以一逮着机会我就跑了。我竭尽全力跑得够远、够快,然后一停下来就给你打了电话。”

然后是一时空白,Charles转过去看着Erik,瞧见男人正在思索该说什么好。

“我不想要你说什么。”

“什么?”

“这事我从没给任何人说过,知道得最多的也只有Raven一人而已。我不想要你说什么。我不需要。”

“你不能指望我表现得像刚才什么都没听见似的,Charles。”

“我没这么指望,没有,”Charles说,“我只是要你想想罢了;看看是不是解释了你对我疑惑的地方。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该对这种事情说些什么,他们一般都说‘我很遗憾’以及‘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竟然做这种事’以及‘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能帮你’这种废话。我知道你心里不好过,Erik。我也知道你说我可以找你帮忙这话是认真的。你的想法,你的感受,我都知道。你不需要说出来。”

Erik摇了摇头。“你让我惊讶,Charles Xavier。”

“那是。不然呢?”Charles露齿而笑,抓住Erik的手,“我帅呆了。”

Erik微微一笑,“你还有什么事想做吗?”Erik用那种温柔的语调问他,那种只在面对Charles时才有的口吻。

“我不介意用一下你的浴室,然后再吃点东西什么的。”

Erik扑哧一笑,“这还真是令人费解,darling。”他含混地说着下了床。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听上去不能更好了。

——

他们并肩坐在厨房料理台前,面前摆着鸡蛋、吐司和茶。Erik把盘子摆上桌时冲Charles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声嘟囔了一句“真的必须要去采购了”。

一开始他们沉浸在惬意的沉默里;这挺怪的,他们怎么就这么进入了这种居家的氛围里了呢。

“我说对了,你知道。”

“什么?”Erik问他。

“早就不是早上了。都差不多一点了。”

Erik转了转眼珠,“我昨晚跟Emma发了短信,说你今天不去了。”

“见鬼,”Charles眼睛睁大了,“我都忘了今天该我轮班。”

“她说没问题的,你明天去就成。”

“这听起来可一点也不像Emma。”

“措辞略有不同,但她就是这么说的。”

Charles叹了口气,“谢了,我完全给忘了。”

“乐意效劳,darling。”

——

“我很惊讶你竟然没有任何问题要问。”他们现在坐在Erik的扶手椅上了,两人中间几乎没有空隙。电视是关上的;他们都更愿意要彼此的陪伴。

“我有问题。”

“你可以问的,你知道。”

“Cain多少岁?”

Charles不由莞尔,这个问题他着实没有想到,“他十七岁,跟我一样。六月份满十八岁。”

“有人知道这种情况吗?”

“就算知道,他们也是闭口不谈。”

Erik点点头,仿佛是在消化这些信息。“还有,呃,”他尴尬地说,“我不是有意冒犯或是怎样,但——”

“我爸到底有多有钱?”Charles帮他说出口了,看见Erik点了点头。那男人一脸尴尬的样子好可爱,Charles想着。“给不了你什么具体数字,因为说实在话我自己也不大清楚。但我父亲是个百万富翁。他自己打理他的钱,从来不乱花,也不任性妄为地买些荒唐的东西;他说他想确保他死了之后能给我和Raven留下点什么。我继承的遗产,足够确保我这辈子衣食无忧了。我现在住的那幢房子,如果Raven同意的话,是我的,还有数目可观的一笔钱。”

Erik低低地吹了声口哨,“相当不错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嘛。”

Charles出声笑道,“我猜也是。”

“说到生日,”Erik继续说,“你说你下礼拜就能继承到遗产了。是不是就是说……?”

“我下礼拜就满十八岁了,是的。是礼拜六,准确地说,十一月二十一号。”

“Charles,这点时间完全不够给你准备令人叹为观止的礼物。”

Charles只是微笑,“你什么都不用给我。”

Erik玩味地看着少年,“这没得商量,darling。我会给你点什么令人叹为观止的东西的。”

“随便你怎么说,Erik。”

——

差不多已经晚上七点了,Charles还软绵绵地瘫在Erik的沙发上,头枕着Erik的大腿,背景放着电影,但没人真的在看或是在听。他们两个都还穿着睡衣;Charles是因为他实在是没别的衣服可换,Erik则是单纯地懒得动。他们决定点外卖,两个人都不想做饭,末了咖啡桌上一堆披萨盒。

躺在那儿Charles觉得很放松,觉得平静。他有点惊讶,自己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融入了Erik的公寓。这不一样,Charles想着,身处这样轻松的氛围里。这感觉很好。

Charles喜欢待在Erik的公寓里,尽管他得承认有时候是好过头了。和Erik靠得那么近,他什么事都做不了。事情一到Charles身上来,Erik似乎就没有任何个人空间意识了。他的手就没从他身上拿下来过,或至少说他们的身体总有一部分是挨着的。倒不是说Charles不喜欢,当然了;在Erik身边Charles觉得很惬意,这种感觉在任何人身边时都不曾有过,连Raven都没有。似乎有他为伴Erik也深觉适意;在Charles身边时他总表现得更开怀,更无拘无束。

这几乎是超现实了,他竟这么快就为这男人深深吸引,这个让那么多人避之不及的男人。Charles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对Erik的了解已经逐层深入,Charles想着,关于那些流言蜚语唯一有迹可循的就是Erik的脾气,他生气时总预备着要伤害某人似的。不过,很多人生气的时候都这样啊,就连Charles有时都会。这并不足以让Charles相信Erik真的会去伤害别人,更别说是杀人了。

尽管如此,尽管那些人总是事先警告事后评论,Charles还是想要。噢上帝他想要啊。他想要Erik,他还不曾如此地想要过任何事、任何人。有时候,他转过去发现男人离他只有几英寸远时,他得竭尽全力阻止自己靠过去,把空隙缩短至无。他想要更深地了解Erik,去挖掘一切他所能挖掘的。

时不时的,他也会容许自己想想Erik说不定也是想要他的;因为,说真话,有时候看上去还真是这样。他们太过亲密;他们在彼此身边都太过自然。Charles知道Erik是在跟他调情,(没人会无缘无故地叫自己的朋友“my darling”的),而他也乐于回应。要他照实了说,这样你来我往的逗弄是他们这段关系中他最喜欢的部分之一。

Charles相当确定,若他是个旁观者的话,他一定会误认为他们俩是情侣的。

——

他动了动,抬起眼睛对上Erik的视线。Erik冲他微笑,伸出一只手插进他的发间。

Charles差点在那触碰之下呻吟出声。

Erik噗嗤一笑,“你喜欢这样,darling?”

“嗯哼。”Charles哼了一声以示同意,然后阖上了眼睛。

“我有感觉你想问我问题。”

“我只是在想。”

“关于?”

“一些事,”他低声道,“人们说的那些关于你的事。”

Erik的手还在Charles的发间游移,“我想是时候澄清一些流言蜚语了。问我吧,或者跟我讲讲,看我能不能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Charles眯起眼睛瞧了他一眼,“真的吗?”

“还能有假,”Erik笑了,“可不能让你认为我是个连环杀手啊。”

“什么都可以问吗?”Charles问道,眼睛又闭上了,然后倾靠向Erik的触碰。

“是的。”

“你跟Emma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可有点出人意表。”

“你还是得答。”

“没错,”Erik顿了顿,“大学。我们是朋友,算是吧。我毕业以后我们有几年没见过面,但我们一直保持着某种联系。”

Charles点点头;这跟Emma告诉他的对上号了,“不是说我觉得你有过,但这是个常规问题:你杀过人吗?”

Erik大笑,“没有。”

Charles莞尔,“你多大了?”

“二十九,一月份满三十。”Charles笑而不语。“怎么了?”

“你看起来要老些。”

“并没有。”

“嗯——哼,Alex和Sean以为你四十多了。”

“绝对不是。”Erik还在辩解,插在Charles发间的手停下了动作,不由得让他轻轻出声抱怨。

“没说过你是,”Charles回应他,“请别停下手上的动作。”

“你让我想起小猫咪,Charles,”他的手又开始游移,“现在你随时都会喵喵叫起来。”

Erik的手又开始动时,Charles愉悦地叹了口气,“我才不会。”

“嗯,当然了,”Erik笑道,“下一个问题。”

“咖啡厅里还有一套规矩,”Charles开口了,“跟你有关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

“我猜是Sean编的,大概是和Alex一起。荒唐极了,真的。但有一条说的是什么‘别惹Lehnsherr,还记得上一次发生了什么吗’。上一次发生了什么?”

Erik苦苦思索了一阵,然后突然来了句,“哦。”

“哦?”

“我把那茬给忘了。”

“哪茬?”Charles问道,睁开眼睛看着Erik。

Erik也转回来看他,“有个人,以前曾经约过Emma。Sebastian,他叫这名儿。在我看来他就是个无赖,但Emma喜欢他。她还给了他份工作,就在咖啡馆后厨干活。”Erik清了清嗓子,“反正,他们两个开始约会,过了一年多,他变得越来越有支配欲,而且越来越烦人。有一天我看见他在跟另一个女孩约会。结果他偷腥都偷了十个月有余了;他们在一起一半多的时间他都在出轨。Emma跟我,虽然平常不怎么说话吧,不过我们还是好朋友,Charles。她有点像个小妹妹,奇怪的老妈那款的。我不愿意见她受伤,于是第二天跟他对上了。然后他工作的时候就这么发生了。”

“啊。”

“嗯哼,”Erik歉疚地笑了笑,“我们打了一架,最后我打断了他的下巴。”

“那么,”Charles说着,开始消化这些信息,“我得承认这的确能解释不少事。”

“那是唯一一次让他们看见我的暴力行为,我想。其他的我想不出来还有什么。”

“那家伙后来怎么样了?”

“他再没回来过。”

“你跟Emma讲了吗?”

Erik点点头,“我的所作所为立马就被原谅了,”Erik人畜无害地笑了,“我有吓到你吗?”

“算不上。”

“那就好。”

“你知道那些传闻究竟出自谁口吗?”

Erik摇了摇头,“我不是那种打架会打退堂鼓的类型。打了也不常输,”Erik说着,低头去瞧他的手,现在正在Charles柔软的发丝间来回穿插,“年轻的时候实在是打得够多了,二十来岁的时候吧,这让人们逮着机会说闲话了。我不太确定他们究竟是怎么说的,不过我猜是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离谱。”

“但这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人们认为你要吃你邻居的宠物。”Charles顽皮地笑着说。

Erik哈哈大笑,头靠上沙发背,“几个月前,有个小女孩的猫逃走了,很明显都栽到我头上来了。我想她是这么跟周围的小朋友说的,然后就传开了。”

Charles咧嘴笑了,“要是我现在正躺在一个吃可怜无害的猫的男人腿上,我会抓狂的。”

“你养过猫吗,Charles?它们可称不上无害。”

“这倒是。我也被它们的爪子挠过几回。”Charles顿了顿,“我还有问题想问。”

Erik点点头,等着他开口。

“你是要把我送回我家,还是我可以留在这儿?”Charles问他,略微有些紧张。他真希望是后者,他已经想了一整天了。Erik一次也没有提过他要待在哪里。

“这都算不上是个问题。我要能放你走你就谢天谢地了吧。”

“要把我锁起来了,是嘛?”

“说不定呢。”

Charles只是笑。

“还有什么问题吗,darling?”

Charles哼了一声,开始思考。他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但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不见得算是个问题,但我的确还想问你一句。你一会儿就要把我弄睡着了。”好像是为了证明他此言非虚,Charles又把眼睛闭上了。

“问吧,darling。”

“昨晚上,在电话里面,你叫我宝贝。”Charles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Erik低声应道,“没错。你介意吗?”

“噢,天啊不介意。”Charles舒了一口气,红晕开始蔓延上他的脖颈。

Erik咯咯直笑,他倾身去对他耳语,“你衣领之下是不是也红成一片了,宝贝?”

Charles红得更厉害了,扭过身子把脸埋进Erik双腿间,含混地应了声什么Erik没听出来的话语。

——

他们现在上床了,Erik靠在床头,Charles在他身边,头靠在他的胸口。他们就这样坐了一会儿,漫无边际地闲聊着;书,电影,Erik的工作,Charles的学校生活。这挺好的,就这样跟对方呆在一起。

“Charles?”

“嗯哼?”

“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

“我们的年龄差,”Erik把话说清楚了,“我大你十二岁。我是说,这对我来说没什么,但你可能会觉得困扰。”

“我不介意。”Charles应道,这倒是实话。一开始是有点,但他越了解Erik,似乎这事儿就越无关紧要。

“真的吗?”

Charles转过头去想告诉Erik是的,真的,他完全不介意,但他看见Erik时却闭上了嘴。

他的呼吸滞住了;男人好看极了,他就那么大睁着眼睛看着Charles。他们的脸靠得那么近,Charles能看清所有的微末细节。Erik下巴上隐约的胡茬,他眼周和唇角的细纹。他注意到Erik的眼睛是暗灰色的,他的瞳孔微张。他垂下视线去看男人的嘴唇;Erik嘴唇微张,舌头舔过下唇,Charles呼吸骤然加速。Charles想要倾身去吻他的欲望胜过世间一切。

他想也没想便倾身向前,拉近了距离;他今天已经阻止自己太多次了,自制力已然被耗得干干净净。Erik半途中迎了上来,手掌一路向上抓住了Charles的头发。Erik把他拉得更近,一路舔吻过Charles的嘴唇。Charles呻吟一声,舌头舔弄过Erik的,伸手抓紧了男人的衣袖。

Erik的Charles的唇边咧嘴笑了,然后一路吻上Charles的耳朵,低声道,“你都不知道我想这么做有多久了,darling。”

Charles沉在了Erik的触碰里,静静地低吟道,“相信我,我知道。”

Erik轻轻地亲吻Charles的耳后,“我每次见到你,Charles,”他每说一个词都在Charles的下巴上印下一个吻,“我发誓我都以为我会跃过前台扑倒你。其他人统统给我消失。”

Charles退回来看着Erik,“你该下手的。”他这么说,又倾身去再次亲吻Erik。

Erik紧了紧握住Charles的手,另一只手托住他的下巴,还在回味终于吻到Charles的感觉。他轻轻咬住少年的下唇,听见Charles再次呻吟出声时不由莞尔。

“你很会发出声音嘛,宝贝,”他在Charles唇边低语,然后睁开眼睛,不出所料地看见Charles满脸通红。“别担心,darling。这是好事儿。”他又吻了Charles一次,把他放倒在床上,然后俯下身来,一只手托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抱住他的腰。

Erik的舌头舔弄过Charles的上颚,他不由得微微拱起身体,一只手抓住了Erik的头发。一部分的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渴望了那么久,现在简直不敢相信美梦成真了。但接下来,Erik却退了回去然后看着他,舌头舔过下唇。

“我很不愿意这么做,darling,”Erik开口了,“但我觉得我们应该停下来。”

“我们才刚开始呢,”Charles撅嘴,“我不想停。”

Erik别无选择只有再次吻他,是那样短暂的、甜蜜的亲吻,Charles抬起头来想追寻他的嘴唇,他不由得轻笑。

“你明天还得早起,darling,”Erik咧嘴笑了,还是在Charles的身上,“但别担心,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能做你想做的一切。”

“我觉得我现在怎么都睡不着了。”

Erik动了动,又躺在了Charles身边,然后把少年拉了过来,一只手穿过她的头发,感觉到少年的身体几乎是立刻就放松了下来,“我看未必呢。”

“去你妈的。”Charles嘟囔一声,把毯子拉到肩头,偎依在Erik身边。

他都差不多要睡着了,又听见Erik在他耳边低语,“这未免也太快了吧,darling。我本来还想看看你脸红的时候身体的其它部位是不是也一样美丽呢。”Erik吻了吻Charles的前额,感觉到少年的皮肤烧了起来,不由得抿唇微笑。 

-第五章完-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