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四章

期末修罗期已经避无可避了,下一更遥遥无期,大家勿念……

原文地址  随缘居  01  02  03

Chapter 4 – Run

第四章·逃跑记

Charles逃出他家大宅时,继父醉醺醺的声音还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他不在乎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也不在乎外面有多黑,或是下着多大的雨。他得逃出去,他得逃得离那个家里的人越远越好。

他只穿着一件黑色短袖衫,一条法兰绒睡裤和一双他继父冲他大吼时匆匆套上的跑鞋(噢他干嘛要装睡啊),Charles跑过家里的车道,跑到了外面的路上。他只管跑啊跑,全然不理会跑去了什么方向。寒冷和被殴打的疼痛变得几不可察,他只能听见耳畔的呼呼风声。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但他最终在附近的公园停了下来。他的胸膛剧烈起伏,舌尖尝到了血。他在长椅上颓然坐倒,暗自期望周遭没人。他伸手探向口袋,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拿上了手机,终于摸到那物什时他不由得感谢上苍。他把手机拿出来,上身微微向前弯以给屏幕挡住雨。

Charles给手机解锁时压根就没想到现在的时间,打开通讯录找到Erik的名字时也没想过自己颤栗不已的身体,也没有理会他的抽泣正在撕扯着他的身体,(Charles吃了一惊,他都不知道他已经开始哭了),然后按下了通话键。“求你了,Erik,”他听到第一声铃响时低语道,“求你还——还醒着。”又一声铃响。

“求你了,”Charles呜咽着道,要用两只手握住手机才能堪堪让它不掉下去。

又一声铃响。

“Erik,求、求你。”

又一声铃响。

“求、求你了。”他开始前后摇晃。

又一声铃响。

“Erik,”他泣道,“求你接——”

“Charles?”那声音沉静又沙哑。

“——接电、电话。”

“Charles?”这一次Erik听上去警觉了些;他能听见被子被掀开的声响。

“Erik-k。”Charles一声叹息,听到男人的声音时终于松了口气。

“Charles,怎么了?”

“我,”他口齿不清地道,冷得上下牙齿格格打颤,“我需要,”Charles停了下来,他一口气没喘上来,呼吸变成了急促、颤抖的喘息。

“Charles,你在哪里?”听上去Erik似乎正在快步往前走。

“我,呃,”他又紧了紧手上的手机,“我在一个公、公园。”

“哪个公园,宝贝?”Erik声音温柔,却掩藏不住他的忧心。Charles听见了门被一把关上的声音。

“在咖啡——,”Charles抽泣得噎住了,“——咖啡馆旁、旁边的那个。”

Charles听见引擎启动的声音,“我马上就去接你好不好,darling?”

Charles继续前后摇晃,他的呜咽终于平息下去了一点,“呜嗯。”

“我马上把免提开上。我要你别挂电话,行吗?”

“好——”Charles打了个喷嚏,“——好的。”

“我一会儿就到,宝贝,好不好?”

Charles连忙点点头,已然忘记电话那头的Erik看不到他。“我很、很抱歉,Erik。”

“别道歉,my darling,”Erik的嗓音还是那种只给Charles的温柔,“我很高兴你打给我了。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打电话,宝贝,什么时候都行,好不好?”

“好的。”Charles的牙齿还在打颤,他已经开始透体生寒。

“我就快到了,darling。”

“好、好冷啊。”

Charles听见Erik轻声低咒了一句,接着是一声叹息,“我知道,darling。马上就到了。”

Erik在十分钟之后赶到;这漫长的十分钟里Charles不住地摇摇晃晃,Erik的声音不断地从电话那头传来,设法安抚他。

Charles听见、看见那辆车在他近旁的路上吱地一声刹车停下;他看见那个颀长的身影下车向他冲过来时挂了电话。他全身都还在抖,Erik在他面前屈膝蹲下,穿着的Charles猜是睡裤,他一脸警觉。

“这见鬼的,Charles。”Erik骂了一句,把浑身颤抖的少年的一脸泪痕瘀伤看在眼里。他看清楚了少年穿的是什么,然后站起来一把抓住Charles,把他紧紧地收在怀里。

“E-erik,”Charles把头埋进Erik的颈窝,他的牙齿还在不住打颤。

“Shh,darling,”他亲吻男孩滴着水的头顶,然后往后一退,握住了Charles的手。“过来,darling,你得暖暖身子。”Charles点点头,Erik便拖着他朝车那边走去,然后帮Charles把车门打开让他进去。

Charles只是看着他,“我会把你、你的车弄湿、湿的。”

“我不在乎,快进去。”

Charles上了车,感觉到里面正开着暖气时不由得舒了口气。Erik跑到另一边把后座的门打开,一样被淋得浑身湿透。他往前倾身,不知在后座上找什么东西,接着便抽出一条小毛毯来,把它递给了Charles。Charles微弱地笑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紧紧裹在了毯子里。穿这么少在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跑出来着实不是他人生中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Erik启动了汽车,“你明天要生病的。”

“大概吧。”Charles低声道,把脸埋进了毯子里。很大程度上毯子都只是在吸他身上的水而非保暖,但总算是聊胜于无。

“你很幸运,外面没在下雪。”

Charles嘟囔一声以示同意,又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些。

Erik叹了口气,“我今天不会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把你送回你家。显然那儿发生了些不怎么愉快的事。”“谢谢你。”Charles低声道谢,微微偏头看向身畔的男人。

“现在我带你回我的公寓,让你暖暖身子,好不好,darling?”

说到去Erik的公寓时,Charles的胃里流过一丝紧张,但无论如何他还是点了点头。

——

“要是把你的邻居吵醒了怎么办?”

“Charles,我们只需要走过两扇门而已。我住一楼,实际上,一楼的大部分都是我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

“走就是了,darling。”

Charles叹了口气然后下了车,任由男人把手放在他的肩上,推着他走进公寓楼里。他还裹着那条毯子,衣服和头发依然湿透,但车里的暖气总算还是让他暖和一点了。

Erik迅速把他带进楼里走到门前,打开门把Charles推了进去。他捉着Charles的手腕,拽着男孩走过狭小的走廊,接着又钻进了另一个,都没留下一点四处看看的工夫。他带着Charles来到他的主卫生间,倾身打开了淋浴的热水。

Erik转过来面向Charles,然后轻轻把他身上的毯子拿了下来。“Charles,我要你进去,然后洗个热水澡。洗多久都行,好么?”Charles点点头,神情有些窘迫。

Erik微微一笑便离开了,边走还边说,“我去给你拿点换洗衣服,darling。”

——

Charles知道他大概不该一直想着他现在正赤身裸体地站在Erik的公寓里。还有些更重要、更紧迫的事需要他去想;比如他怎么就这样离家出走了。但,Charles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啊。

热水冲刷过他的身体,他终于开始暖起来时不由得宽慰地叹息出声。他把额头贴在Erik的浴室里的瓷砖上,任由热水冲过他的脊背。感觉很好,他觉得冷静下来了。他觉得很安心。

他听见浴室门打开Erik走进来时差点跳起来三英尺,手忙脚乱地试图用手遮住自己的身体。

“老天,我操,Erik!”

男人格格直笑,“抱歉,darling,我只是过来给你拿换洗衣服,把你的衣服拿走的。”

“你都不带敲门的吗?”

“并不是。只是不大习惯在我自己家里敲门而已。反正我也什么都看不见,darling。”

“不管怎么说,”Charles嘟囔了一句。

“我向你保证,要是我下次真的要与你共浴的话一定会事先问问你的。”

Erik笑着离开了浴室,徒留Charles在原地,满脸通红地试图想出一个机智的回答。

——

没过多久Charles便洗完了,他不想留Erik一个人苦等多时。

他走出淋浴间把自己擦干,看见Erik给他拿的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时不禁莞尔。他意识到这些衣服都是Erik的的时候,胃里又闪过一丝紧张。他迅速套上那条黑色睡裤和灰色休闲衫,接着便意识到它们大概大了三个号,不由得笑着呻吟一声。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很暖和的。

“Erik?”离开浴室时Charles喊道。

“在厨房。”Erik大声回应他。

“你觉得我该知道厨房在哪儿吗?”

“该。”Erik说着便从Charles面前走过来。他瞧了一眼少年,接着便哈哈大笑。“噢我的天,Charles啊。”Erik也换了衣服,跟他之前穿的差不多,只是换成了干的。

Charles瞪着他,“这不好笑。”

“好笑,”Erik点了点头走过来,还是笑个不停,“你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my darling。我的衣服从来没有这么好看过。”

Erik继续笑,Charles撅起了嘴,“长得小只又不是我的错。”

“我从没说过这有什么不妥。”Charles还在撅嘴,Erik伸出一只手去碰少年的脸颊,Charles只是脸红却没有躲开,Erik不由轻笑。他把手放下然后转过身去,又走回了厨房,“我泡了茶。你想喝点吗?”

Charles轻哼一声以示同意,接着开始打量这间开放式工作室般的公寓。房间很大,每一间都宽敞舒适;出于某些原因他没想到Erik会住在这么大的地方。他的房子并不杂乱,但也不似Charles家那样永远都整洁得荒谬。居家这个词在他脑袋里闪过;这是实话,散落厨房、起居室里的各式用品都昭示着有人住在这儿。一件外套搭在躺椅椅背上,门口摆着一双鞋。柜子上摆着书,旁边是些便利贴和手写板。Charles笑着看到三个巨大的书架占据了半面墙的空间;书架上不光有书,还有DVD,相簿和一些古里古怪的装饰品。Charles觉得自己似乎还看见了一两株仙人掌。

Charles听见杯子被搁在台面上的声音,便转过身去面向Erik。他笑着道了谢,拿过茶杯呷了口茶,“我喜欢你的公寓。”

“你才看了三间屋呢。还有另外三间可以看,算上洗衣房的话是四间。”

Charles转了转眼睛,“那么我喜欢这三间屋子,其它的也想看看。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Erik回答,喝了一口茶,“我希望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你想看我的卧室。”

Charles眼睛睁大,接着便脸红了,“我,呃——”

Erik笑出声,“别担心,darling。”Charles什么都没说,只是又喝了一大口茶。“我很高兴你喜欢它。我也喜欢,”Erik顿了顿,“大部分时候喜欢,不管怎么说吧。只是就我一个人住,有点太大了。”

“嗯哼,”Charles轻哼一声,“你没住得高一点倒是挺遗憾的。大概高层的视野更好。”

Erik做了个鬼脸,“楼梯。”

Charles哈哈大笑,“真懒。”

Erik斥道,“我可一点都不懒。”

“好吧。”Charles拖长了声音说。

Erik摇了摇头,向少年靠得近了些,看到他左脸颊上的瘀伤时不禁皱起了眉。“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Charles意识到了男人指的是什么,他只是垂下了眼睛,“不用。”

Erik叹了口气,“你确定吗?看上去挺严重的。”

“更严重的都有过。”Charles脱口而出时睁大了眼睛。他低声咒了一句。

“如果我问你,你会跟我讲吗?”

“我,”Charles顿了顿,然后抬头直视Erik的眼睛,“不会,”他说,“反正现在还不行。”

Erik点点头,“那我就不问。”

Charles微弱地朝男人笑了一下,又喝了一口茶,“谢谢你。”

“不成问题,darling,”Erik耸了耸肩,“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Charles点点头。

“那我带你看看其它几间屋怎么样?”

Charles笑了,然后把他的杯子搁在Erik的的旁边,跟着男人进了走廊。Erik停在了浴室旁边的那扇门前,这是走廊左侧除浴室之外仅有的一间房。

“这里,darling,就是魔法起效的地方。”Charles听他说话深觉好笑,Erik开门时他本来等着看见Erik的卧室,但谁知竟看到一室灯光的书房。

书房比Charles之前看到的那几间屋子都要乱。Charles看见了角落里的大书桌,一叠一叠的书和堆在上面的研究材料,笔和各色纸张散落各处。接着他看见了台式电脑和手提电脑,发现它们被摆在了书桌的两头。四壁之中有一面墙几乎都被窗户占据,一面墙完全被书架掩盖,上头摆着杂志、文件夹和活页本,另一面墙上全是各式便利贴和被钉在墙上的纸张。Charles笑出声来,还有一面墙上贴满了内容从双关语到各个历史时期不等的招贴画。

“这些东西真是太搞笑了。”

“我知道,”Erik笑道,“都是我还在念书时收到的礼物,”他又笑出声来,“糟糕透顶的礼物,但我还是觉得它们挺有趣的。”

Charles微笑着转向Erik,“所以这儿就是你工作的地方吗?”

Erik点点头,“这会儿这里乱七八糟的,因为我正在写一本新书,但我就是在这里创作出杰作的。”

Charles转了转眼珠,“新书是讲什么的?”

“我近来在钻研俄罗斯历史,”Erik说,倾身靠在门框上,“俄罗斯帝国的衰亡史。”

“有趣。”

Erik哼了一声,“俄罗斯帝国是很有趣。”他顿了顿,然后朝Charles微笑。“我希望你是第一个读这本书的人。”

“所以我就能成为那个第一个告诉你它完全是垃圾的人吗?”

Erik瞧着他,做出一副受辱的表情,“你怎么敢,Charles?”他说道,一只手按住胸口。“我们都知道我做的每件事都出奇完美。”

“谁说的?”

“每个人。”

“满嘴跑火车,Lehnsherr。”

Erik只是摇了摇头,“下一间?”

Charles轻哼一声,接着便意识到下一间房就会是卧室了,那丝紧张感再度出现。

他就要见到Erik的卧室了。

他就要见到Lehnsherr的卧室了。

他几乎能听见Alex和Sean冲他大叫,叫他逃跑、躲起来。

不管怎样,Charles还是止住了一个哈欠,然后跟着Erik出了书房回到走廊上,每一秒他的神经都更加紧张。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又不是说他们要做什么。

“我真不敢相信你正在凌晨四点带我参观你的公寓。”

Erik笑了,然后站在了他卧室的门前,“我猜这的确不大寻常。”

“世事难料。”他声音里的挖苦再明显不过了。

Erik转了转眼珠,然后抓住了门把手,“准备好见证奇迹吧。”

“你又在夸大其词了。”

“并没有。”

“你是在吹捧你的卧室。”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卧室有多么的棒。”

“那得看我怎么说,”Charles顿了顿,“如果你还打算开门的话。”

Erik吐了吐舌头然后打开了门,对Charles的大笑视而不见,低声道成熟点。他开灯走了进去,几乎是跳上了他那张没整理的床,转过头来面向Charles。

Charles往四下里看去,只见右边的一面墙都被一个大衣柜占据;他注意到了一个装衣服的抽屉还微微开着。接着他注意到了房间里的其他物什;床头柜,角落里古里古怪的沙发,黑色的地毯,银白色的墙面,上头摆着相框的黑色五斗柜。不过,他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房间正中央那张大床上,还有那上面的那个英俊的男人。

“如何?”

“乱七八糟的。”Charles说着,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开始觉得很疲惫了,而Erik的床看上去舒服极了。

Erik格格直笑,朝他扔了一个枕头,“这个嘛,你打电话来时我的确是从床上跳起来了,然后随便找了点衣服套上,darling。我向你保证,如果时间充裕,这整间屋子绝对是一尘不染,完全符合你的标准。”

Charles接住枕头,往后微微一缩,“我很抱歉在这种时候把你吵——”

“我不想听你这么说,Charles。我很高兴你打给我了。”Charles张了张嘴,大抵是想反驳。

“过来。”

“什么?”

“过来。”Erik重复了一遍,坐起来靠在床靠背上,拍了拍床旁边的空位。

Charles朝Erik走过去时胃里一沉,抓着枕头在床沿坐下。

“我之前是认真的,my darling,”Erik说,“如果你有需要,不管是什么事,你都可以打给我。我不在乎是在白天还是在半夜。只要我能帮上哪怕一点忙,我都不想眼睁睁看你受苦。好不好?”Charles点点头。

“好不好?”Erik又问了一遍。

Charles转了转眼珠,“嗯,好。”

Erik又显出那种露出一口牙的笑,Charles禁不住也对他报以微笑。

“我知道还剩下两间房,但它们都挺没劲的。一间是卧室带的浴室,跟主卫生间也差不了多少;还有一间就只有一台洗衣机和一台烘干机。不怎么重要。不过,你要是想看的话我还是可以带你转转。”

Charles摇了摇头,接着用手掩住嘴止住一个呵欠。此时已经凌晨四点过了,而Charles感觉自己能把接下来的一两天都给睡过去。

“累了吗,darling?”

“唔嗯。”Charles又打了一个呵欠,低哼着说。

“躺下来睡吧,darling。”

“我不能把你的床抢走啊。”

“别说傻话,Charles。能让你睡我的床我倍感荣幸。”

Charles脸一红,瞪着男人看。他打赌Erik是故意说这种话让他脸红的。回应他的窃笑只是让罪证更加确凿而已。

“我不能半夜把你弄醒,又在凌晨四点把你的床抢走,Erik。”

“胡说八道,”Erik摇了摇手,驳回了Charles的抗议,“好好睡,我去帮你把灯都关了。”Erik说,又朝他笑了一下,然后离开了房间。

Charles终于屈服,依着Erik说的做了,倒不是说这有多困难;Erik的床睡起来舒服得不可思议。Charles把毯子拉到肩头,被Erik的气息包裹时不由莞尔。没等多久Erik就回来了,他把灯关上,走过来挨着Charles坐在床沿。

“我觉得我也该去睡个回笼觉了,darling。有什么事的话我在沙发上,好不好?”

Charles摇头。

“不好?”

“别离开我。”他睡意沉沉地低声道,抬起眼睛看向Erik。

Erik瞧了一眼少年,然后微微一笑,“你不介意我……”,他声音弱下来,Charles点点头,他便站起来走到床的另一边。“你幸运地选择了睡左边。你要是睡右边,我大概会把你踢下去。”

Charles止不住笑,转过头去面对Erik,“那么,幸运如我。”

“幸运如你。”Erik回应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请告诉我你不会把毯子都抢走。”

“可以,但那大概是个谎言。”

Charles撅起了嘴,Erik笑道,“不过,为了你,darling,我尽量不要。”

“谢谢。”

Erik轻哼一声,“晚安,my darling。”

Charles又打了一个呵欠,含混地应了一声。不消一会儿他便睡着了。不多时Erik也随他一起入睡。

 

-第四章完-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