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三章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更完前三章……没存货了。另外还是要说,没有斜体的LFT实在是太糟糕了。更好的阅读体验请至随缘。

原文地址  随缘居  01  02

 

Chapter 3 – We Need to Talk About Charles

第三章·我们得谈谈查尔斯的事

“我们得谈谈Charles的事。”

Sean点了点头,“他跟Lehnsherr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

这天店里只有Sean,Alex和Emma,Charles又是轮休。

Alex哼哼着以示同意。“你昨天见着他们了么?”Sean摇了摇头,而Alex叹了口气,“当时最忙的时候刚刚开始,Charles正在后头清理桌子。Lehnsherr就那么直直地朝Charles走过去然后,”他顿了顿,清了清嗓子然后压低声音道,“他走到Charles背后,把手放在了他的背上——”

他干啥了?!”Sean大叫一声,引得其他顾客纷纷侧目,“抱歉。”他道了句歉。

Alex翻了个白眼,“真是多谢了您呐。”

“我们得跟Charles谈谈。他怎么就是冥顽不灵呢?Lehnsherr是个怪胎。他在给他洗脑,我告诉你!而且他差不多有,四十岁了吧。”Sean再次摇了摇头,“Charles才不需要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Charles谁都不需要!现在必须阻止这一切,Alex。Charles是不会得到我的祝福的!”

“我觉得Charles不会需要你的祝福的,Sean。”

“不,他需要。特别是事情关乎Lehnsherr的时候。”

Alex叹了口气,又有一批顾客走了进来。

——

早上好,darling。希望你今天过得愉快。

Charles对着他的手机微笑;他以前从来没收到过早安短信。

——

“明天要开个员工会议。Charles会来,我们得讨论讨论那个Lenhsherr事件。”

——

“我们得谈谈Charles的事。”

一声叹息,“Emma。”

Emma把Erik从路中间推开,走进公寓里边去。这天咖啡馆一关门,她就直接去了Erik的公寓。别的员工不知道这事,但Emma其实已经和Erik相交多年了。他们是在大学时认识的,之后的关系一直挺古怪。倒不是说他们彼此讨厌,只不过他们都忍受不了待在对方身边太长时间罢了。他们似乎天生性格不合。

Erik对着女人转了转眼睛,“进来吧,请别拘束。”

Emma可一点都不拘束,她径直走向他的酒柜,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到底想对Charles做什么,Erik?他还只是个孩子。他长得好看,又比同龄人聪明得多,但他还是孩子。他还在上高中,看在上帝的份上。”她喝了一大口酒。“如果你只是想玩玩他,Erik,你他妈——”

“我没有。”

“那是怎么回事?”她转过头来看着他,“这还不到两个月,那孩子就已经爱你爱得无法自拔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但见鬼的他是真喜欢你,Erik。”

Erik呻吟一声,翻了个白眼。“我什么都没做!我们只是说说话而已。说话!跟我说话又不会造成什么损害,好吧?我并不是所有人眼中的脑子有问题的连环杀手。”

“那怎——”Emma试图插话,但Erik无视了她。

“你就没想过,就算我什么都没对他做,Charles也可能会喜欢我吗?你就没想过,我可能也喜欢Charles吗?”

“拜托了,我了解你,Erik。你才不喜欢人类。你干他们,然后离开他们。”

“如果我只是想干Charles,那你给我解释解释我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还在跟他说话。如果我只是想干他,那我可以告诉你,我早就得手了。”Erik咬咬牙,“你知道这是实话,Emma。”

“他才十七岁,Emma。”

“那又怎样?”

“他还是个见鬼的孩子!”

“他很年轻,这一点我不否认,但他也不是孩子了。”

“我向上帝发誓,Erik,”Emma开口道,又朝Erik走近了些,“你若胆敢伤那孩子,我会把你脑袋拧下来。”

Erik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我没想过要伤他,好么?那是我最不愿发生的事。”

——

我想你。

Charles盯着这条短信看已经有十分钟之久了,他的手指在发送键上方徘徊不去。

这是实话,他的确很想Erik。非常想,实际上。他也觉得这相当荒唐,考虑到他们早上才说过话,尽管对话相当短小。

他对着他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在床上坐直了身子。自从他们上一次见面以来Erik就没有给他发很多短信了,Charles明白这是因为Erik可能觉得他因为那件事生气了。那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当男人捉住他的脸时Charles吃了一惊罢了。他身上老是带着伤,也不见谁真的注意到过。

挺可悲的,说实话。他十七岁,在礼拜三的晚上坐在床上,盯着他的手机,内心挣扎着要不要给一个在咖啡馆遇见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发短信,而显然那男人背后有一大堆故事,被人认为是从连环杀人到吃邻居家的猫都有。Charles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真是荒唐,他才不要给Erik发任何短信然后假装这些问题一个都不存在。是啊,那对Charles来说似乎是个明智的决定。他脑子里的声音说着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然后拜托你想他,Charles,把短信发出去吧被无视掉了。

他还是有点期待地把屏幕划开,黑暗中又亮起光,然后他一不小心按到了发送键。

Charles眼睛睁大了然后,条件反射地,他把手机扔到了房间的另一边,拒绝相信方才他真的把它给发出去了。

一句我操似咒语般滑过他的脑子。

——

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Charles没在数着秒,当然了。

但就在这十分钟里,Charles去拿了他的手机,看见屏幕底端右下角的裂纹时皱起了眉,然后再一次地盯着他的手机看。

已经十一分钟了,Erik还没有回复。

Charles开始怀疑他做过的每一个人生抉择了。

——

十六分钟,他过了这辈子最漫长的十六分钟,终于收到了回应。

当屏幕亮起Erik的名字时,Charles解锁手机的速度简直快得丢人。

抱歉,刚刚在洗澡。

Charles试着不去想洗浴中的那个年长的男人,他真的试了。他其实应该担心Erik根本没看到他到底发的是什么。

我也想你,my darling。

啊。在看到那个爱称时Charles绝对没有脸红。

你的?

嗯哼,我的。

你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吗?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你倒是自信满满嘛,是不是?

我自有道理。

你真可笑。

而你真可爱。

呵呵。

你在怀疑我吗?

我自有道理。

:(

说你不可爱的人一定是没见过你脸红的样子。

你现在就在脸红,没错吧?

闭嘴。

我说对了,是不是?

不是。

就是。

不是。

啊哈。

:(

:)

我恨你。

深表怀疑。

不,我真的恨你。

他们说爱与恨只有一线之隔。

好吧,那我对你的讨厌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

请再次喜欢我吧,Charles。

那你得更努力才行了。

我再给你买蛋糕。

……

好吧。

死而无憾了。

: )

很晚了,你该睡了。

我更想跟你说说话。

去睡吧,my darling。

晚安,Erik。

——

这个员工会议有哪里不对,Charles想着。

虽说员工会议就从来没正常过,但这一次有所不同。这一次气氛非常紧张。似乎是其他的店员们——Alex,Sean还有Emma正在犹犹豫豫地想说什么事。而鉴于其他人对他躲躲闪闪的目光,Charles怀疑这事八成儿和他脱不了干系。

Charles本来是个耐心的人,但这一次他很快就被惹恼了。“听着,我知道你们有事情想说,所以能不能请你们把话说明白了[1],稍微加快点速度?”

Alex撅了撅嘴然后移开了目光,Sean转过头去面朝Alex,Emma叹了口气,Moira装作不明真相,而Scott看上去单纯只是无聊而已。

Charles又扫视了一遍周围的人,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困惑,“什么?”

没人回答他。

“你们不是,”他顿了顿,“你们不是要炒了我吧?”

“不是!”Sean大叫一声,Charles差点没跳起来,“听着,我们只是想说……”

“Charles,”Alex开口了,“我们,那个……”

“Alex是想说,呃,”Sean试图帮他说,“我们是想……”

“我们注意到了你,呃,”然后又是Alex。

Charles快要开始生气了,“我怎么了我?”Sean低声嘟囔了几句Charles没听明白的话。“什么?”

Emma翻了个白眼,“非常感谢,Sean和Alex你们把这件事搞得不必要的复杂了。”她看着那两个人,他们低下了头,“这两个人是想说,这儿的每个人都注意到了你最近跟Lehnsherr走得有点近,然后我们之中的某些人对此有点意见。”

Charles抬起一边眉毛,“你们不是认真的吧。”

“他就是个噩耗,Charles,”这次又是Alex,“我们不希望你出事啊。”

“我出什么事了我!”

“好吧,暂时还没有,”Sean说,“但已经有苗头了,我们要防微杜渐。”

Charles揉了揉鼻梁,“我真不明白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着,Charles,”Moira高声道,“我不想说无礼的话,但就算是你也必须得承认,Lehnsherr有点,那个,”她顿了顿,“恐怖。”

“不,说真的,”Charles回应她,站起身来,“Erik对我再好也没有了。一次都没有展露过什么连环杀手的迹象,也从来没做过什么置我于危险境地的事。我简直不知道那些荒谬透顶的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我不懂他到底做了什么要让你们觉得他是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罪犯!”

“你得想想,Charles,”Alex说,“那种传闻想必不会全是空穴来风!”

“我们不想让你处境危险。”

“我没有处境危险!”Charles又摇了摇头,声音又高了些,“而且你们想必是没有注意到,我跟Erik只是说说话而已。说话不会让我处境危险。说话又不会杀了我。Erik跟我说话没必要让你们几个这么大惊小怪吧。你们表现得像是我要跟他私奔然后结婚似的。”

“想想你们的年龄差吧,Charles,”Moira又开口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围着一个十七岁少年打转可不怎么寻常。”

Charles翻了个白眼,张口正准备反驳,却被Emma的一声轻哼打断了。他转过去看她,她正对他微笑,“Lehnsherr没有四十多岁,甜心。”“看起来像,”Moira不屈不挠。

Emma两眼一翻,“Erik二十九岁,明年一月满三十。我知道他看起来比较显老,但说他四十多也太过分了吧。”

“你怎么知道?”Sean问道。

“什么?”

“你怎么知道Lehnsherr的这些事的?”

“这真的重要吗?”

“重要。”Alex说,面向Emma。

“好吧,”Emma叹了口气,掸掉她纯白色外套上不存在的一根毛,“我念大学时就认识他了。可以说我们是朋友吧,”她的表情有点古怪,“不过他毕业以后,我就没怎么跟他说过话了。直到他走进那间我以前工作的旧咖啡馆。”

“什么?”

“噢我的天。”

“叛徒!”

“我勒个去,”这一句是Scott说的。其他店员纷纷侧目,面露惊讶。这是会议全程中他说的第一句话。“这太荒唐了;我就不明白了,就这点破事你们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因为——”

“没什么因为。你们三个就是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搞大。Emma以前认不认识Lehnsherr根本无关紧要。”Scott顿了顿,“Charles要不要跟他上床也跟你们无关。”

Charles脸颊烧了起来,“我没跟Erik上床。”

Sean摇了摇头,然后低声嘟囔。

Scott转了转眼珠,“好吧,但不是说你就不这么想了吧。”

“我没有。”

“是是是,甜心,”Emma说,脸上挂着窃笑,“但我敢打赌他绝对不介意把你——”

“好了!真的够了。”Charles差点就要大吼大叫了,他的脸颊烧得一片通红,“我觉得我应该走了 ,非常感谢,明天再见。”

Charles转身离开时能听见Emma的笑声,他把那群店员甩在后头。

——

Charles相当确定他开车回家时破坏了不少交通法规,开会让他的怒火噌噌噌往上窜。到家以后,他直接当家里人不存在,直接走进了他父亲的旧书房,坐上那张他父亲以前坐的那张被塞满了东西的沙发。

他拿出手机给Erik发短信,现在不想跟别的任何人说话。

:(

他不必等多久就收到了回复。收到短信时他不禁微笑。

怎么了,毛毛[2]?

我讨厌员工会议。

噢太糟了。需要我去伤害谁吗?

这真的对你的形象毫无助益。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Charles。我可是个完美的小圣徒。

小你个头。

你是在说我胖吗?

你最近蛋糕倒是买得不少。

Charles

Erik!

:(

你太狠了。

才没有。

是你太敏感了。

我有很多特质,Xavier,但敏感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好吧。随便什么能帮你入睡的都行。

你还不开心吗?

你还算有点用处。

你在哪儿?

我爸的旧书房里。

旁边有人吗?

没有,怎么了?

回应Charles的是在他手机屏幕上闪现起的Erik的名字。他不由莞尔,接了电话。

“你好?”

“你好,my daring。”听到Erik的嗓音时Charles面露微笑,向后靠在了沙发上。

“你在干嘛?”

“我在试着用我的陪伴让你开心起来。”

Charles笑出声,“打电话跟我说话并没有真的陪伴我。”

“那就是我的声音和我的全副心神吧,这个如何?”

“唔嗯,”Charles闭上眼睛,Erik的声音拂过他的周身,他觉得一天的紧张和压力都离开了他的身体,“很好。”

“现在,你准备跟我讲讲员工会议上发生了什么事了吗?”Erik的声音温和又轻柔;那种口吻Charles只听他跟自己说话时才用过,“我不想你不开心。”

“要说的话,我没有不开心,”他叹了口气,“只是生气。”

“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有些人真的不喜欢你。”

“啊,”Erik顿了顿,“那你是因为他们说了我的不好你才生气,还是因为他们说了你和我的不好?”

“都不是,都是,我不知道。”Charles轻轻地呻吟一声,“我就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担心,这跟他们又没有关系。他们就觉得某天你会原形毕露,然后杀了我之类的,Erik。”

“这个嘛,考虑到他们对我的成见,他们这么想也不足为奇了。”

“但他们没理由这么想啊。你对我很好。”

“是啊。我对你是很好,Charles,不过我可不是一直都对他们很好的。你不一样。”

“那也解释不了他们为什么表现得那样。”

“我想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让他们相信我不会伤害你,我也的确不想伤害你。”Erik叹了口气,“我不觉得他们对我的成见会很快改观。特别是在他们脑补我在计划谋杀你的时候。”

Charles撅嘴,“那可太蠢了。”

“Charles?”

“什么?”

“你是在撅嘴吗?”

“才没有。”

“我觉得你有。”

“没有!”

“不能亲眼目睹真是太糟糕了。一定非常可爱,我想。”

“……”

Erik大笑,“现在你又在脸红了。”

“闭嘴。”

“真可爱。”

“这不好笑。”

“不一定呢,my darling。”

“Errrrikkkkk。”

“什——么?”Erik拖着调子,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愉悦。

“我对你的讨厌上升到了一个新境界。”

“你调情倒是很不走寻常路,Charles Xavier。”

Charles再次脸红了,双唇开开合合好几次,试图想出点什么应对的话,“我不是在,我们不是,我——”

“Charles?”

“什么?”

“我是在开玩笑。”

“哦。”

“哦?”

Charles没有回应,他们的对话有了短暂的空白,直到Erik打破了沉默。“我很想你。我这个礼拜都没见过你。”

“我们基本上每天都有说话。”

“但那并不意味着我能有幸得见你的真容,已经差不多一个礼拜了。”

“我的真容又没什么特别的。”

“不敢苟同,my darling。”

“你是说我很迷人吗,Erik?”

“说不定呢。”

“你是第一个。”Erik听上去很吃惊,“以前从来没人说过你很好看吗?”

“女孩有,但从来没有男的。”

“那么,”Erik顿了顿,Charles能从男人的嗓音里听出他的笑意,“这是实话。”

“那么,呃,”Charles笑道,“你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

Erik笑出声来,“很谦虚嘛,darling。”

“嗯哼。”

“我让你开心起来了吗?”

“一点点吧。”

“只有一点点?”

“很多啦。”

“这不就得了。”

Charles再次微笑,“谢谢你,Erik。”

“愿意效劳,my darling。”

——

那一晚,Charles刚刚结束跟Erik的通话爬上了床,唇角还挂着笑意,他想到了他的人生。他想着,自打他父亲去世以后,他就没有真真正正开心过。至少是在现在之前。

他一年一年地追忆,把整个人生都过了一遍,惊讶于时殊事异,很多事情已经悄然改变。

他四岁时Raven走进了他的生活。他八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开始喝酒。他九岁时母亲再婚,把Kurt和Cain带进了他的生活。他十岁时他的继父第一次打他。他十一岁时母亲开始酗酒。他十二岁时意识到自己跟别的同龄男生不一样。他十三岁时被继兄打断了手。他十四岁时告诉Raven他是同性恋。他十五岁时Raven离家去上大学。他十六岁时第一次亲吻某人。

他十七岁时坠入爱河。

 

——

译注:

[1]查尔斯原话为“address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英国谚语,用来形容一个明明存在的问题,却被人刻意的回避及无视的情形。

[2]即“buttercup ”。你们还记得央视曾播过的《飞天小女警》吗?那个……绿色的那个很猛的就是buttercup。所以,我是沿用了央视的翻译,嗯。

-第三章完-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