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二章

没有斜体的LFT真是太糟糕了。

原文地址  随缘居  01

Chapter 2 - Blush

第二章·害羞少年查尔斯

虽说咖啡厅的名字刻板无聊,毫无创意,不过这地方倒是个好去处。它不太大,但也不狭小。不少座位摆放的位置很奇怪,桌子和柜台则都是淡棕色木制。长凳上铺着红色的垫子,还有供人休憩的高脚凳,墙上还有供客人充电用的插座。光源大部分都来源于自然光,敞亮的窗户占据了大部分的墙面。少数没有被窗户占据的墙上则挂着艺术品。咖啡厅里永远温暖,咖啡豆和现烤点心的独有气味弥散开来,氛围温馨舒适。

这是一个完美的避难所,也是一开始将查尔斯吸引过来的原因。

——

店里的其他员工开始担忧起了Charles。第一,他似乎在咖啡馆里待得太久了。他不是在工作就是坐在角落里做家庭作业。

第二,查尔斯的眼下开始出现乌青的眼袋,他看上去一直很疲惫。Alex猜这是因为他工作太累了,而Sean则说是因为“他大概是做了关于Lehnsherr的噩梦了,Charles是最常去招呼他的那个人。”Emma冲他们摇了摇头,叫他们赶快回去工作。也许真的是太累了,Emma就没见那孩子真的休息过。但这是另一种疲惫,好像他很忧虑似的。

再者说,Charles实际上似乎相当喜欢接待Lehnsherr。这是最让Alex和Sean担心的一点,他们完全无法理解。Charles真的没看出来那家伙是个疯子吗?

——

“Charrrrrles,”Sean拖着声音说,跑过来站在他身边。

Charles笑着转过头去看他,“什么事,Sean?”

“新的传闻你听说了吗?“

“噢老天爷,”Charles叹了口气,“不,我没听说。请告诉我吧。”

“他们说Lehnsherr偷走了所有邻居的宠物,”Sean兴奋地压低声音说,“他们说他把宠物煮来吃。”

Charles摇了摇头,再次看向他的朋友,“说真的,你的小道消息到底有几分可信?”

“Charles!”Sean喊道,“非常可信。你怎么能这么说呢?”Sean摇了摇头,“他在给你洗脑,Charles。Lehnsherr。他每次跟你讲话都是在给你洗脑,让你以为他是个好人。你要多加小心,Charles。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对Erik在洗脑我这件事深表怀疑,Sean。我们之间的对话大都局限于他要什么茶什么咖啡。”

“但这就是证明!”Sean急忙喊道,让Charles不由得缩了一缩,“Erik!你在叫他Erik!他才不叫Erik呢,Charles。他叫Lehnsherr。”他又摇了摇头,“大概现在已经来不及了,Charles。”

Charles转了转眼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叹气,“随便你吧。Lehnsherr没在给我洗脑,Sean。他只是友善而已。”

“友善?”Sean双手一扬,“友善?Lehsherr友善就有鬼了,Charles。该拿你怎么办啊,Charles,噢我天……”Sean开始喃喃自语,跑去找Alex了,徒留Charles一人略感困惑。说实话,他真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怕Erik。

他对Charles真是好到没话说,就算有时候有点奇怪吧。

——

每个礼拜天Erik都会来到咖啡馆,然后在角落里坐下,带上一本书或是一台手提电脑忙活起来。

每个礼拜天,Charles似乎都是那个打扫卫生的人。他得在店里四处走动,跟顾客讲话,他们一走就去打扫台面。Charles倒是不怎么介意,特别是当店里不怎么忙的时候,Erik还会招呼他过去。今天就是如此。

“你好,Erik。”

“Charles,”他朝窗边挪了挪,拍了拍他身边的长凳。“坐吧。”Charles紧张地笑了笑,然后坐在了长凳边缘,他们之间的空隙还能再坐下一个人。“过来点,Charles。”

Charles脸一红,然后朝Erik那边靠了靠,他们的腿几乎碰在一起。“抱歉。”他喃喃地道。

Erik咧嘴笑了。“这不好多了嘛。我只能想象是那些传闻捣的鬼了,但我不咬人。”他倾身朝Charles靠得更近,他的手臂搁在凳子上,呼吸搔过Charles的耳朵。

“除非,你想让我咬,Charles?”

Charles相当确定他已经红得跟番茄似的了。“我,呃,”他话都说不利索了。

Erik笑出声来,然后靠了回去,给Charles空出了些许空间。他看着这少年试图开口说话,双颊通红。“你很容易脸红呢,Charles。”他说,看着少年又变红了,心里感到很满意。“别觉得窘迫,Charles。我说过很好看了。”

红晕变得更深了,Charles呻吟一声,咒了一句自己白皙的皮肤。“很高兴我的窘迫让您满意了,我的朋友。”Charles绷起了脸,他本来并非有意那么称呼Erik的,现在有点烦恼他会作何反应。毕竟,他们并不真的是朋友。

但Erik只是再次闪现了那个鲨鱼笑,“并不是你的窘迫让我满意了,darling。”尽管说得那么随意,那个词还是让Charles呼吸一滞。

Emma过来的时候他正准备说点什么。她把他通红的脸看在眼里,然后转了转眼睛。“你要让这孩子的皮肤永远也褪不了色了,Lehnsherr,”她又转向Charles,“我要你到前台去,Alex回来就和Scott打起来了。他现在没办法工作。”

Charles呻吟一声,然后摇了摇头,“真为他们的父母感到遗憾。”

Emma莞尔,“我也是,甜心。现在,收拾收拾赶快回去干活。”她走开了,留他们两人在原地。

Charles转回去看着Lehnsherr,“回头见了,Erik。”他的舌尖舔过下唇,然后站起身来离开。

“再见,darling。”

——

查尔斯真想跟谁讲讲Erik。

他唯一真能说得上话的人只有Raven,但Raven已经离家读大学去了,大概也不想听他絮絮叨叨。再者说,Charles几乎都能听到她会说些什么了。他大概,三十来岁吧,Charles。而且很明显是个怪胎。去找个跟你差不多大的男孩儿,对你更有好处。

所以,还是算了吧。谈到此事,Raven并非倾诉的最好对象。但他也实在没别的人能说得上话了。他家里的其他人自不必说,混得熟的人也只有咖啡馆里的伙计还有Erik本人而已。他没办法跟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说。

Charles叹了口气,他真的不该再胡思乱想了。接下来还有好几场重要的考试要对付呢。

——

接下来的礼拜天他不需要工作。Emma给他放了一天假,所以他可以复习准备考试了。

尽管如此,他最后还是发现自己还是在开着车在咖啡馆附近晃荡。他的继兄一整天都在家,而他真的不想去应付那些个破事儿。

他因为睡眠不足而眼睛朦胧发酸,进咖啡馆时一不小心撞到了谁的身上。他抬起头来道了歉,却发现撞上的人是Erik。“Erik,噢,我——”Charles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靠近Erik就不会说话了,他平常本来挺能说会道的。本来是信手拈来的事。他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没看见——”

“没事,darling。”Charles笑了,然后Erik把门推开,让Charles先进去。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Charles,注意到他今天并没有穿着工作服。“今天不用干活吗?”

“嗯?”Charles回过头来看他,“噢,是啊。Emma给我放了一天假。她说我太累了。”

“所以给你一天假,你就决定来这儿了?”

“总比待在家里好。”走向前台时Charles说。“介意我今天也跟你一起坐吗?”

“没问题。”他停下来去看今日供应的蛋糕和点心。

“Charles!”他们来到前台时Alex招呼道,“一天不来浑身难受是吧?”

Charles微微一笑,然后转了转眼睛,“闭嘴吧,我要点——”

“茶,格雷伯爵,给他的。红茶,给我。都要大杯。”Erik顿了顿,又说,“一块焦糖蛋糕。”

Alex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点了点头,拿过Erik递给他的钱。

——

“Erik。”他们落座之后Charles开口了,肩并着肩坐在Charles想着的那个,他们的角落里。

“什么,Charles?”

“我可以自己买的。”

Erik转了转眼珠,“没错,我知道你可以自己买,但我就是想请你。”

“万一我不想喝茶呢?”

“你从来都是喝茶的。”

“那要是我想要,比如说,”Charles顿了顿,“绿茶呢?”

“喝你的茶吧,Charles。我知道你就想喝这个。”

Charles朝Erik吐了吐舌头,然后尝了一口他的饮料,被烫到喉咙时轻轻咳嗽出声。

“很成熟嘛,darling。非常成熟。”年长的男人笑出声来,把蛋糕搁在他们中间。“今天是要做什么呢?”

Charles指了指他那快要被撑爆的书包,“本来是要学习的。还有些应用题要做来着。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做。”

“那要是,”Erik顿了顿,“你每做对一道我就奖励你呢?”

Charles不禁莞尔,“什么奖励?”

“嗯,”Erik舔了舔嘴唇,“你做一道,我就帮你对答案,正确的话你就可以吃一点蛋糕。”他指了指他们面前那块看着就让人垂涎的蛋糕。他瞧了瞧Charles,“成交?”

“奉陪到底,我的朋友。”

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小时他们都在一起,一边笑一边做应用题。Erik不得不又买了两块蛋糕;他真没想到Charles能把每道题都做对。

Charles也没想到Erik会投喂他蛋糕。

——

在知道Erik的名字三个礼拜之后,Charles搞到了Erik的电话号码。

这算是个惊喜,他那时正在打扫Erik刚刚坐过的桌子,拿起桌上的餐巾时在上头瞧见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串潦草的数字。Charles费了把劲才看清楚数字下面龙飞凤舞的给我发短信。

他回到家里,不得不去面对他继父的时候都没有停止微笑。

——

那天晚上,Charles躺在床上,拿出了他的手机和那张餐巾纸。他本来想早点给Erik发短信的,但之前确实忙着忙那不得空。再者说,说实话他还有点小紧张呢。他把那串号码输入了收信人,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打字。他删了四次,重写了四次,最后才把“要是别的什么人拿到那张餐巾怎么办呢,我的朋友?”发了出去。

没过多久他便等来了回应,收到短信时他不禁微笑。

我都在想你是不是没看见我的号码了,darling。

Charles高兴地看到Erik不是那种发短信动辄便乱用缩写的人。那有点烦人。

我怎么会错过呢?

这个嘛,你的确隔了这么久才理我。

真没耐心,Charles想着。非常抱歉,我的朋友。我有一堆事儿要对付。

比我还重要吗?

恐怕是的,Erik。大概让你震惊了,不过除了咖啡馆之外我的确还是有自己的生活的。

一部分生活。

你现在在干嘛呢,darling?

什么都没干,只是在跟你发短信。

那么,你的全副心思都在我这里啰?

Charles笑了,那你呢?你在干嘛?

噢,你懂的。煮煮邻居的猫而已。

Charles顿了一会儿,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我真诚希望你是在开玩笑。

是在开玩笑。

而且,我真心不知道这种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

有觉得困扰吗?

以前会,有一点儿吧。我现在已经习惯了。现在有时候还挺有用的呢。人们倾向于离我远远的,因为他们觉得惹恼我的话我大概会杀了他们。

所以,你是更喜欢独处?

尽管如此,我不怎么介意你的陪伴呢,darling。

介意的话就太糟糕了。我可不怕你,不管怎样你是甩不掉我了。

幸运如我。

幸运如你。

——

知道Lehnsherr的名字一个月之后,Charles已经开始惊讶于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了。

他了解Erik喝茶和咖啡的习惯(显然),他知道了Erik是个历史学作家(他把他的书全都买了,一周之内全部读完,满意地发现其水准竟然相当的高),他知道了他是犹太人,在德国长大(噢,Charles第一次听见他说德语时的身体反应啊),他是同性恋,这一点在Charles看来相当重要,而且他单身(Charles不怎么在意这个)。

单子还在越列越长,当然了,但这恰好就是问题所在了。Charles越了解这个男人,就越发无法自拔。

他越无法自拔,就越是下定决心要自己骗自己。

——

Charles正在后面打扫桌子;今天店里只有Alex,Moira,Emma和他,而他今天正好想从惯常的前台工作中出来换换口味。Moira在厨房里,Emma在做她一贯爱做的随便什么事,Alex正站在前台后边等着下一位客人。这又是漫长的一天,但还是有几个常客四处落座。大学生们带着他们的手提电脑,身边一堆多到荒唐的咖啡杯。

毋庸置疑,当Charles感觉到有人把手放在他腰背上时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他跳起来转过身去,胸膛起伏着,扬起手来仿佛是在保护自己。

他惊讶地看见Erik站在那儿,双手举着,好像是在投降。

“哇哦,抱歉,”他说,声音比Charles以往听到的哪一次都要来得温柔,“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Charles明显地放松下来,在Erik向他靠近时展颜微笑。“要来点什么吗,Erik?”

Erik正准备回答,却看见了Charles下巴边缘的淤青。他抬起手来,捉住Charles的脸庞。“出什么事了?”

Charles呼吸一滞,接着闭上了眼。“没事,”他说,“没什么。”

Erik还不放手,拇指轻轻滑过那处淤青,“怎么会没事,Charles。”

Charles挣脱了Erik的手掌,往后退了一步。“别管了,Erik。拜托。”

“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前台后面的Alex帮Charles喊了一句,顾客来的更多了,他需要个帮手。“回头见了,Erik。”Erik叹了口气,眼看着他离开。

——

是我之前太急了,我很抱歉,darling。我只是在担心你。

Charles读了那条短信,叹了口气。他心乱如麻。

-第二章完-

评论 ( 7 )
热度 ( 34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