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EC】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 Life-第一章

人老了就爱吃甜的【。这是一篇温馨甜蜜的长篇甜饼,温柔宠溺的Erik和甜美可爱的Charles谈恋爱的故事。年龄差注目,希望大家喜欢。

嗯,圣诞快乐!

原文地址  随缘居

标题:

How to Successfully Ruin YourLife, (or How Charles Fell in Love With a ‘Serial Killer’.)

如何成功地毁掉你的生活,(或,Charles如何爱上“连环杀手”。)

Written by snaxo

Translated by 芮球

摘要:

Charles十七岁,还在念高中,还跟他不怎么好的家人住在一起,还是觉得所有事情都无聊到死。然而,当他在本地咖啡馆找了份兼职工作,并遇见了神秘的Lehnsherr先生之后,一切都天翻地覆。Erik高大,黑暗,英俊得不可思议并且,据咖啡馆里的其他员工所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球。

或者,Charles有个糟烂的家庭并爱上了个人们眼中的怪胎的故事。

 

Chapter 1 -Introductions

第一章·初来乍到

若你问Charles他为什么要在这间咖啡馆工作,那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并不是说他需要钱什么的。Charles待在咖啡馆的时间挺长,跟那儿的员工也混得挺熟,而当Alex问他他想不想在这儿干兼职的时候,他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或多或少算是吧。这给他找了点儿事情做,让他在家里能少待一点,还能跟除了瑞雯之外的人往来往来。

然后他走了进来。

然后他咧开嘴对Charles笑,露出了一口白牙;若让Charles照实了说,那他从那一刻起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

Charles来咖啡馆工作的第一周进展相当顺利。每到轮班快结束的时候,Charles总是除了拿本书上床喝杯热茶之外什么也不想做,这让其他员工有点恼火,不过除此之外倒是无可指摘。

他成了员工而不是顾客,一开始这是挺奇怪的。他被正式介绍给了其他所有员工,不过其实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他都已经认识了。Emma是咖啡厅的经理(或婊子上司,Alex这么叫她);Alex自己基本上是在招待客人,鉴于他不怎么操作得来机器;还有Alex的弟弟斯科特,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远离Alex的厨房里,因为把他们俩放在一块真的准没好事儿;还有Moira,她基本上都是在厨房里跟斯科特一起工作,坦白讲Charles有点怕她。最后是Sean,他大部分时候都在打扫桌子或是发号施令,显然是不怎么擅长跟真正的顾客打交道。总的来说,Charles挺喜欢这些与他共事的人,即便他们有时候是挺烦的。这个团队实在是太小了,他们很容易便打成一片;而咖啡馆也不怎么大,所以他们六个人也还勉强应付得来。Charles觉得,他们问他想不想在这儿工作多半是因为Charles认识他们,他们也认识Charles。Alex跟他讲,如果他不接受的话,他们就得花上好几个礼拜来找一个合适的人了。

正式介绍过后,他们便开始教给Charles这样那样的规矩了。一开始倒是挺平常的,就是那些咖啡馆里都会有的规矩。但随着单子越列越长,规矩也变得越来越古怪。什么微笑对待所有顾客,保持专业,即使对方是个浑球(不是说Lehnsherr),什么记住好好穿衣服(斯科特)并且不准在顾客面前打架(斯科特和Alex)。还有一大堆规矩都是关于之前提到的那个“Lehnsherr”的。什么对Lehnsherr要能避则避,不要惹怒Lehnsherr(还记得上次发生了什么吗),要是真的万分不幸跟Lehnsherr独处了,就大声呼救。规矩还有不少,而Charles真的被搞糊涂了。他不知道Lehnsherr是谁,不过根据这堆规矩来看,他也不想知道他是谁。

之后他们便投入了工作。Charles和Alex在前台工作,时间过得挺慢,这么长的时间Charles还只能默不作声。

“Alex,”他喊另一个男孩,“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Lehnsherr到底是谁?”

“哥们儿,你不知道?”Charles摇了摇头,接着Sean也加入了对话。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Charles不知道什么?”Sean插话道,“我还以为Charles无所不知呢。”他把刚才用来擦椅子的抹布扔到肩膀上,朝Charles窃笑,与此同时男孩脸上一红。

“Charles不知道Lehnsherr。”

“这个嘛,你跟我讲我不就知道了吗。”

“噢,兄弟,你不会想知道的,”Alex回应他,“那家伙是个疯子。”

“他们说他杀过人,”Sean打断道,兴奋地看着Charles,“他们说他杀过很多人,实际上。”

“他们还说他喜欢小孩子什么的,”Alex插话道,“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我看准没错,他在这儿的时候真的带走过年轻男人。”

“他们说他的公寓里时常传出尖叫声。”

“然后万圣节的时候他就把人们骗进他家,然后杀了他们。”

“以前他们还说他是个特务,给政府干活儿还是怎样,”Sean说,“还说他是什么,杀手之类的。”

Charles摇了摇头。Sean谈到这话题的兴奋之情稍微有点让他担心,但一个人说什么也不可能干过这么多事啊。“‘他们’是谁?”

“就是这附近的人。”Alex说。

“你们知道这其中大部分肯定都是谣言吧?”

Sean摇了摇头。“等你遇上那家伙再下定论吧,Charles。他浑身上下都尖叫着‘我是连环杀手’。”

Alex点头称是,而Charles再次摇了摇头。“那就走着瞧吧。”

——

直到在这儿工作的第二个礼拜,Charles才见到那位神秘的Lehnsherr。

那是礼拜一的下午,他刚刚疲惫不堪地放了学,进了咖啡馆不多不少刚好二十三分钟十六秒。最后一位顾客在两分五十三秒之前离开了,别的员工不是在后厨就是在咖啡馆的另一头,前台就只剩Charles一个人。

就在最后一位顾客离开后的第三分四十七秒,他走了进来。开门的声音小吓了Charles一跳;而当他抬起眼睛时,他已经在那里了。

他正瞧着Charles微笑,他看着Charles同时Charles也看着他。他六英尺高,身量颀长,肌肉线条优美,而Charles想着,简直是个性感之神。他的头发柔软,Charles真想把手指伸进他发间来回穿插;他身体的线条在黑色高领毛衣之下隐约可见,Charles语言贫乏地只能用性感来形容。他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周身散发着Charles从未在谁身上见过的统治与力量的气场。

Charles嘴微张着,他这辈子还没如此为谁深深吸引过。

三十秒之后,他终于窘迫得快疯掉了。爬上脸颊的红晕让他颜面尽失,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个不知名的男人注意到了他正盯着人看,现在正朝他咧嘴微笑,活像一条见着猎物的鲨鱼。

Charles清了清喉咙,直起身来对上男人的视线,挂上一个微笑。“您想来点什么,先生?”

“你是新来的。”男人的声音深沉,略带口音,Charles很喜欢。

“我——呃,”Charles结结巴巴地说,“我什么来着?”

“你是新来的。”男人又说了一遍,再次朝他露齿而笑。

“噢,呃,是啊,我是新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Charles眨了眨眼,分心得厉害。“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重复道。

“啊,”Charles顿了顿,“Charles。”他清了清嗓子,伸出一只手,“Charles Xavier,您呢?”

男人笑了,轻轻朝前台倾身,握住了Charles的手,“在这附近,我相信,我被称作Lehnsherr。”

Charles快速吸了口气,睁大了眼睛。这个男人,这个俊朗的男人,就是大家所说的……

噢上帝啊。

“你确定吗?”话一出口他就抽回了手捂住了嘴,脸又红了。

Lehnsherr的笑容就没消失过,他只是收回了手,轻轻笑出声来。“那么,他们已经跟你宣传过我的事迹了?真遗憾。”

Charles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是说——”

“茶,有劳了。红茶,大杯。带走。”Lehnsherr打断了他,站直了身子。

Charles接了单子,一阵尴尬的沉默填满了整间屋子,他的脸简直要烧起来。

把茶递给Lehnsherr的时候,他的嘴决定背叛他的脑子了。“从我听说的那些来看,我没想到你会这么……”

“迷人?”Lehnsherr开了个玩笑,又朝少年笑了一下。

“是啊,我,呃,不是,我是说你是很迷人,非常迷人,我,呃,”Charles满脸通红地叹了口气,“我很抱歉——”、

Lehnsherr笑得停不下来。“回见了,Charles。”接着,他朝少年的方向眨了眨眼,然后转身离去。

厨房的门开了,Charles转头便看见Emma正看着Lehnsherr离去的背影。她收回视线看向Charles,然后轻轻地笑了。“所以,你见过那条大灰狼了?”Charles点点头,Emma瞧见他通红的脸颊时笑出声来,“噢,甜心啊。”

——

在那之后,几乎每次Charles轮班的时候Lehnsherr都会来。而且,即使被问到的时候Charles会坚决否认,他已经开始期待他每一次的到来了。Lehnsherr并没有Alex和Sean说的那么令人毛骨悚然。Charles大概知道大部分的谣言是怎么来的了,但说真的,他很确定这男人从没杀过任何人。

Charles记得Alex告诉他Lehnsherr显然喜欢小孩。不过,他似乎只是喜欢年轻一点的男人而不是小孩,因为Charles现在也不是小孩了,而Lehnsherr似乎挺喜欢Charles。

而即便有时候会让他感觉不自在,要是Charles说他会对Lehnsherr可能想做的事说不的话,那准是撒谎。

这样不对,Charles知道。Lehnsherr的年龄起码是他的两倍,而且那些传闻也该让他望而却步了。那种传闻总不可能完全是空穴来风。即便Charles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他还是为一身神秘的Lehnsherr深深吸引。男人身上的某些特质让他着迷;他想要了解那男人的一切,想知道为什么大家那么怕他。

Lehnsherr成了Charles想要解开的谜题。第一步是要知道他的全名。

——

下一回Lehnsherr到来时,是在礼拜六。Alex在前台,Charles正忙着帮人点单。

Alex见他进来,呻吟一声转过来对Charles说,“Xavier,我们换一换。”

Charles嘲笑他,“他没那么可怕。”

“明明很可怕。”

Charles转了转眼睛,转身走向前台,“随便你怎么说。”他转过去面向他的顾客,发现Lehnsherr正倾身靠在桌上,认真研究他们的菜单。“见鬼。”Charles嘟囔一句,略有些吃惊。

Lehnsherr朝他鲨鱼笑,“你好,Charles。”

“早上好,Lehnsherr先生,”Charles微笑以对,“您今天想要点什么?”

Lehnsherr点了单,两分钟之内就离开了,走之前给Charles留下一个微笑,给Alex留下一个狞笑。

——

今天礼拜天,Charles有点疲惫,他不太想工作,但也不想待在家里。

Lehnsherr又来了,这一回点了咖啡和松饼,带着它们坐到了咖啡馆角落里。Charles看着他拿出一本书开始阅读。阳光正从窗外斜斜射入,给Lehnsherr镀上一层暖光,他的头发金闪闪的,熠熠生辉。

听见另一位顾客靠近,Charles微笑着转过头去面向前台,这差不多让他忙了四分钟。Lehnsherr还没有离开,不一会儿前他还来续了杯,这会儿又坐回了他的角落,显然是沉浸在了阅读里。客流量减少之后,Emma便冲他喊道他可以歇一会儿了。Charles便给自己泡了杯茶然后,犹豫不决地,走向了Lehnsherr落座的那个角落。

他靠近时Lehnsherr抬起头来,然后关上了书,朝他露齿而笑。Charles想到了某条规矩然后把它抛在一边:对Lehnsherr要能避则避。Lehnsherr又不会伤害他。就算这个角落有点隐蔽,Lehnsherr真要做什么的话人们也会听见、看见的。

而且他不会,Charles提醒自己。这男人不是杀人犯。

Charles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展颜,“你介意我坐这里吗?别的地方没什么空位了。”

“请自便。”

Charles朝年长的男人灿烂地笑了一下,然后在他对面落了座,“谢谢你。”

Lehnsherr摆了摆手,然后靠回他的椅子,“所以,”他开口了,“你觉得在这儿工作怎么样?”

Charles有点惊讶,Lehnsherr竟然挑起了话头,不过他还是对他微笑。

“挺好的,”他回应道,“除了学业与家庭作业之外,给我找了点事情做。”

Lehnsherr挑起一边眉毛,“你还在念书?”

Charles感觉到红晕攀上脸颊时咒了自己一句,“我,呃,是的。但已经是毕业年了。”

Lehnsherr点点头。“你学习好吗?”

Charles点头;他没法否认他是班上的尖子生。他挺自豪的,即便这总是无止境地让别的学生恼恨不已。他只是不喜欢把这事挂在嘴边而已,老觉得自己会给人留下过度自信的印象。

“自信又没什么不好。”

Charles脸红了,他都没意识到他竟然说了出来。

Lehnsherr又笑出声来,然后低语道,“你脸红的时候非常好看,Charles。你知道吗?”

他的话只让Charles话都说不来了,脸红得更厉害,红晕攀附上他的脸颊,他的脖颈。

Charles有点庆幸没多久Emma就喊他回去干活了。

Lehnsherr走的时候在想,他锁骨之下是不是也一片通红。

——

他们第七次见面时,Charles知道了Lehnsherr的名字叫Erik。

事情发生得挺随意的,Charles叫他“Lehnsherr先生”时他纠正了他。

“我叫Erik。”

Charles抬起头看向他,把那个名字念了一遍,让音节滚过他的唇边。“很衬你,”Charles最后说,“祝你今天愉快,Erik。”

剩下的一天他都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复述这个名字,爱上了它在他舌尖上的感觉。

-第一章完-

评论 ( 11 )
热度 ( 59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