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EC】Frühjahrsputz-大扫除(3)[END]

原文地址

随缘居

前篇:(1) (2)

以下内容中,心灵感应对话的内容都用引号「」括起来。

**

「你做梦了吗?」

Erik被Charles轻柔的嗓音吓了一跳,本来正在昏昏沉沉地尿尿,小便一下子划出了一条诡异的弧线,滴了几滴在马桶座圈和地板上。

“我操。”他嘶声骂了一句,手忙脚乱地把那话儿塞回裤裆,然后撕了一大把厕纸开始补救。

「你还好吗?」

“好得很!”他吼回去,赶紧擦除罪证然后把手洗了。卧室传来不满意的哼声,他一打开门就看到Charles正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

「你确定你没做梦吗?」

“就算做了我也不记得了,而且很明显没把你吵醒。还挺遗憾的呢,我本来下棋都要下赢了。”

他爬回床上的时候Charles古怪地看着他,不过看上去是在想怎么才能让他开口解释。他把枕头垫在背后,撑着自己坐起来,还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本书。Erik躺在床上抬头看他,阳光正洒在他的脸上。他不禁开始想,过去十年间的每个早晨是否都可以像今天这样安宁平和,如果古巴那件事从未发生。

「我也没有梦到未来,谢谢关心。」几秒钟后Charles嘲了一句,而Erik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

“今天这精神交谈是怎么回事?终于决定永远闭嘴了吗?”

「不,虽然我知道你巴不得我闭嘴。停工期你一直在修剪草坪,而我也要锻炼我的‘肌肉’嘛。我觉得这么长时间能力都被锁住,现在都肯定变弱了。」

“不过你也只是猜测而已嘛。”

「的确是猜测而已,」他同意,「不用问了,我现在只喝一点点酒了。而且没有,我没吸过毒,虽然我知道要是我吸过你一定会发现的。」

“哈,那可真是让人安心的状态啊,在……早上九点。”

「说到这个,午饭过后Hank要出门短期旅行几天,他说他走之前会再去一次超市,所以要买什么你还得在他走之前跟他讲讲,我们现在还差什么。」

“那天晚上我做肉酱意粉的时候把面条用完了,而且我很确定我们的鸡蛋快吃完了。”

「我会让他知道的。噢,话说回来,是时候把你的东西从Raven的房间拿出来了。」

Erik立马抬起头来盯着Charles看,但他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他的书上——Erik抬起头来读到了标题,《永恒之王》一定是有意思极了才让他这么全神贯注。他就那么盯着他,直到Charles的视线轻描淡写地扫过他震惊的神情,皱起了眉。

「怎么了?」

“你是要赶我走吗?”Erik怀疑地问,而Charles咳了一声,摇了摇头。

「当然不是。但要是她回来了住哪儿去啊?那毕竟是她的房间。」

“那我他妈的该去哪儿?”他一边吼一边坐了起来,床单缠在他裸露的手腕上。“降级到一楼去住那些荷尔蒙过剩的青少年们空出来的房间吗?还是说我该打包滚去住地下室的洗衣房?”

这一回Charles总算是把书给放下了,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呼吸粗重,怒火中烧的Erik,然后抬起一只手去碰他的下巴。Erik在那触碰之下定住了,伸出手去却最终没有抓住Charles的手臂。

「我亲爱的Erik啊。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做梦了。我能够滤掉不想听到的声音了。我睡的着了。我干嘛会愿意你去除我身边之外的地方呢?」

Erik没办法说出话来。因此他只是蜷回Charles身边,等自己轰鸣的心跳平复下来。

 

* *

 

Pietro在十一月二号来到了Xavier宅,彼时正好开始下霜,跟在他身后的是个低垂着头的棕发女孩。她在哭。

“你姐姐吗?”Charles问他,Erik把他们带进了客厅,而Pietro点了点头。

“我们是双胞胎。我们本来以为X基因没有遗传给她——我是说,我的能力很早就显现了,但Wanda一直没有类似的迹象——但现在……昨天发生了点意外。”

“Wanda?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Charles柔声问道,但那女孩只是呜咽着摇了摇头,用双臂紧紧地抱着自己。Pietro想伸手去抱她,但她却躲开了,抱着膝盖蹲了下来。

“我们现在都不能确定她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妈妈当时正叫我们滚起来去洗衣服,她跟Wanda说衣服现在是一团糟,她希望她回来之后能看到它们变得整洁如新。然后Wanda就冲她吼,说如果她真觉得脏衣服有那么恼人就应该自己去洗,然后指了指起居室,接着就……所有东西都起火了。是真的,所有东西。沙发,椅子,桌子,电视……”

“你们有人受伤吗?”

“没有,”Wanda抽噎着说,接着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转移到了她身上,“Pietro在房子真的烧起来之前就把屋子里的氧气给耗尽了。没造成什么损害,但我真的受够了。”

“思维非常敏捷,Pietro。做得很好。”Charles说,显然是赞叹不已,而Erik莫名感到一种自豪感。“所以你觉得你的能力会是控制火焰吗?”

“我以为控制火焰仅仅指能操纵,而不能制造火焰?”Erik问道。Charles皱眉耸了耸肩,Wanda也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是。我是说,虽说Pietro很快就把火给扑灭了,但我也试过灭火的——但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根本无力控制它。”

“所以这是你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能力?”

Wanda点了点头,然后难过地叹了口气,这一次却任由Pietro用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肩膀抱紧了她。Erik低头去看Charles,他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两个孩子。

“Wanda,你介不介意我读一下你的心?”他问道,指了指他的太阳穴。“也许我能看到一些你不知道的东西,那些跟你的能力有所关联的。我保证不会伤到你。你甚至都不怎么感觉得到我在那儿。”

Wanda看了看Pietro和Erik,想确定一下。她看上去真小啊,Erik想着——却也大到足够能力觉醒了。这是会铭刻在她余生中的东西。他清楚地知道Charles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能力的;而关于他自己的,他知道就算自己记忆被清除了也是决计忘不了的。那样深切的绝望何止是刻骨铭心。但也许,如果他们能帮助她,她至少能少受一点这样的苦。

Charles开始读她的时候,她畏缩了一下,但并没有把他推开。Charles探寻到她的记忆时眉头深锁,身体发紧,全神贯注的时候咬住了下唇。Erik差点没忍住去碰他,但他只是喘了一声松开了控制,跌回了轮椅里,呼吸粗重。

「你还好吗?」Erik悄悄问他,而Charles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请原谅,Wanda。我有点疏于练习了。我的确在你记忆的角落看到了一些关于你能力的内容,而我得说,你的潜能非常惊人。你的能力是操作概率——简单的说,就算一件事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你也能够确保它的发生。不管有多么的不可能,你都能做到。你的能力几乎是是无限的——你只需要学会控制。”

“而你可以帮到她?”Pietro神情热切,“你可以教教她怎样控制吗?上帝知道反正我是不行。”

Charles有那么一会儿看起来完全僵住了。

“我并不确定……”

“我们很乐意帮忙,”Erik从善如流地接过话,“城堡里的科学家眼下正在外出旅行,但他回来也一定会鼎力相助的。这段时间你们待在这里也行,回家也行,怎么都好。”

「Erik……」

“再次看到年轻的面孔出现在这幢宅子里真是太好了,”他轻声说,完全没去管Charles的抗议,“Pietro,我猜你的能力让你的新陈代谢也非常快吧——厨房在这边。”

 

* *

 

“你自作主张个屌。”

“你可以帮到那个女孩的,Charles,我们都行。你现在还不愿意出门去找学生没关系,但要是把上门来寻求帮助的孩子赶走,你做的出来吗?我多希望那时能有像你这样的人来教教我啊,可我只有Shaw,而那个人把我变成了一个我至今都无法逃离的怪物。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变种人承受那样的命运会让我发疯。”Erik咬牙切齿地说,然后转身回到了车道上。Pietro和Wanda现在可能已经回到自己家了——他们走了已经有至少半个小时了,并且答应Hank一回来他们就会来。

“你不是怪物,Erik。”Charles疲惫地说,跟着他也进了室内。“他对你施加的那一切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人,永远不会。我以前告诉过你,我现在也要继续告诉你,直到你真的听我讲——你心里存留着善良,即便我见你做过让我痛心的事,我也见你做过很棒的事。怪物是不会在生闷气的时候勤勤恳恳地修剪一个小时的仙客来的。”

“哪有一个小时,最多四十五分钟。”他恼怒地说,重重跌回Pietro和Wanda刚刚空出来的沙发,低头闭目养神。“而且那不是重点。Wanda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们会帮助她的,我保证,但我真的暂时还不想让宅子塞满青少年。而且我还是要说,你自作主张个屌。”

“让你见识见识‘自作主张的屌’。”Erik直白地说,睁开一只眼睛去看Charles的笑容,然后伸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 *

 

Erik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抬起Charles的下巴,轻轻地转到左边,动作郑重其事;Charles在看见又一缕头发掉到地板上时畏缩了一下,地上已经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我真诚希望我不会为此追悔莫及,”他突然低语道,Erik挑起一边眉毛。

“是你主动要求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还指望全过程中能指挥几句呢。”

“花了好几年在脑袋上筑鸟窝的人没资格指挥。”

Erik发誓他看到Charles闻言时撅了一下嘴。尽管他对Erik的能力很放心,但他还是在剪刀剪过发丝的时候保持了脑袋一动不动。

“想想Hank礼拜天回来时看到我会有多惊讶,”他语气挫败,手里把玩着一绺落在他手臂上的头发,“他会搞不明白的。”

“只是剪个头发而已,不具有任何里程碑式的意义。要是我们在庄园里建了一个游泳池……那才算得上是个事儿。”

“Erik,现在是十一月,地上还有积雪。眼下的首要任务不是修建游泳池。”

“房子已经干净整洁了,不用多久你也会的。在这件事上你倒是得上点心。”

“我是一个成年人,Erik。我不需要让你来给我培养兴趣爱好。”

“但我已经给你报了好多兴趣班了怎么办,”Erik笑着说,手指轻轻地梳过Charles的发间,多花了几秒钟让指尖在他的头皮上流连,“现在想看看你不假扮嬉皮士是什么模样吗?”

“剪好了吗?”他问道,带着几分讶然,而Erik打了个手势把剪刀放下。

“好了。据说最近乌鱼头(译注:一种上面短后边长的发型)很时髦啊。”

“什么?!”Charles惊恐地哀号一声,手忙脚乱地滚着轮椅往镜子前冲。“Erik你要是把我剪成了……剪成了……”

他来到镜前时声音弱了下去,看到Erik实际上没有把他剪成一顶蓬乱的羊毛假发。相反的,他看上去是差不多十年前会剪的那种发型,那时他还没有倒在古巴的海滩上,失去珍爱的一切。比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都要短了,但长度也挺合适的。Erik看着他用手抚过自己的头发,得意地笑了起来。

“噢,哇哦,你能看得到有好些头发都变成姜黄色的了,是不是?”Charles在镜前低身藏住笑意,“那还真是不幸啊。”

“你的胡子就是姜黄色的,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噢上帝我们真是天生一对,我都不由得老脸一红了。”

Erik走到镜子前,站在他身后——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抚上Charles的头,再一次地用手穿过他的头发,细细地找着姜黄色的发梢,然后将大拇指按在他的耳后。Charles沉溺在他的触碰里,眼睛迷离地半闭。Erik俯下身来轻轻亲吻他的头顶,他满足地哼了一声。

“现在你和这座宅子都像模像样了。”

 

* *

 

圣诞节期间Hank去下伊利诺伊拜访他业已疏远的父母了,Erik和Charles便驾车去了森林里的一座小木屋。小木屋储货充足,温馨舒适,那几日他们在火炉前相拥入眠,抑或是在Charles的轮椅能过的四周小径中游乐探险。

圣诞节悄悄地过去了。Charles差一点就要在圣诞节的早晨去搜寻Raven,但Erik停下了烤火鸡,用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还是太早了。她会来主动找他的,如果她准备好了的话。

 

* *

 

“你不会一直留下来,是不是?”

Erik转头去看Charles的侧颜,他的轮廓正被泻进室内的月光刻写得分明。

“我答应过那些变种人了,我会去帮助他们。我会保护他们。我现在不能违背诺言——我发出消息告知他们,他们已经在黑暗中藏身太久,花了太长时间去东躲西藏。我不能自己也像个伪君子一样躲起来。”

“你不用躲起来。”Charles抗议道。Erik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翻了个身,轻轻抱住他的臂膀。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需要引导和保护。有的人真的没办法自己逃离地狱,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需要我去拯救。”

“就这么想当救世主吗,Lehnsherr?”

“有一天我的野心也会跟你一样大,但可不是今天,”他笑了,而过了一会儿,Charles也对他报以笑颜。“如果你需要我,就找到我——如果我和你隔得太远,就用主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我永远都会听到你;我已经把头盔丢掉了。”

“是的,我注意到了。”

Erik细细地看着他,Charles也就由着他看,没向他索要任何解释,也没求他留下来。他对待Erik一如他对待Raven——他给他自己选择的权利。

“你明白的,是不是?”

“我不会假装我喜欢,但是的,”Charles轻声说,转过来亲吻Erik裸露的肩膀,“我都明白。”

 

* *

 

「为了你,我永远都会回家。」Erik进入Charles的身体时几近绝望地想着,他们汗湿的身体紧紧相拥,完美契合,四周的空气惊人的灼热。Charles的指甲深深嵌进Erik的手背,Erik倾身吻上他的后颈,呼吸颤栗破碎。

「我永远都是你的家。」Charles回应他,而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全部了。

 

* *

 

Erik在礼拜二的早晨离开。

Charles在他在卧室里弄出的动静中半睡半醒——听见他洗澡的水流声,衣物的摩擦声,在他拉开窗帘时畏缩了一下。

“你先去哪里?”他低声问道,声音还因刚醒而沙哑。Erik把衣物放进行李箱里,微微耸了耸肩。

“我打听到了在肯塔基的一家变种人——我想我会从那里开始。”

“至少那里还不太远。”

“已经开始担忧相思之苦了吗?”

“担心你园丁的职位不保而已。”Charles还嘴,而Erik笑出声来。这样的笑声他已经很久没听到,又思及往后有一段时间也听不到了,胸口都疼了起来。

他看见Erik有目的地留了些衣物在衣柜里,几本书在桌上,还有一瓶须后水在浴室里。Charles知道他一定会回来,不管是几天还是几个月。

“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听得到你,只要你想要我,”Erik语气真挚热烈,“永远。”

“我知道。”

Erik看了他好久,然后走过房间倾身偷了一个吻——一个屏息的、急切的、霸道的吻,而Charles直起身来紧紧抓住Erik的头发,拉着他靠近自己。但Erik推开了他;有些不情不愿,大概,但不管怎样还是推开了他。

“复活节前我会回家。”他承诺道,然后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了Charles的,又轻轻地吻了一下他,才站起来。听见家这个字的时候,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在Charles的胸口膨胀起来,他眼含笑意看着Erik把包扛上肩膀然后离开,卧室的门在他身后轻轻关上。

 

* *

 

上午,Hank在前庭的砾石地上找到了Charles,他正紧紧地裹在一件暖和的大衣里,围巾在脖子上绕了好几圈。他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一语不发地和他一起看着远处的碟形卫星天线。约莫十分钟后,Charles抬头看了看他,脸上神情庄重又坚定。

“启动主脑,Hank,”他语气决然,然后深吸一口气,“是时候去找我的学生了。”

 

**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59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