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00Q]And You're the Only One Who Knows

随缘居戳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35793-1-1.html

翻译授权:



配合BGM食用效果更佳→And So It Goes-Billy Joel

Q在惊吓他的同时也在吸引着他。James已经习惯遇到外表永远会让他们被低估的人了,但Q从未停止过令他惊奇,而James觉得有点头大。

最好的办法就是停下来。赶快让这停下来,在一切都失控之前。

但就算是被Q伤透心也比现在就失去他要好。

他才没有在恋爱呢。不可能。

操。

他恋爱了,不是吗?


最后一项任务从一开始就一团糟,在James一瘸一拐地走进Q住的那条街时终于画上休止符。得有人来对这个大使馆里的特工做点儿什么了——James知道他被耍了,但他还没得到证据。除了他们知道会是他来对付他们这个事实以外。

尽管他可能只是运气好。要不是Quantum没有预料到James Bond的意外,他现在早就死了。

Q在家。他能透过窗户看见他,因为他忘记挂上百叶帘了,再一次地。很显然他正对他笔记本电脑里的工作全神贯注,因为他没有听到James走上消防楼梯,或是撬开窗锁。当James慢慢从窗户挪进来时他总算是抬起了头。

“你什么时候……噢,你中枪了。多可爱。”

“是刀,实际上,”当Q粗暴地把他推进浴室又轻柔地把他放到马桶座圈上时,James成功地说出口,“伤口不深,Q,你不必——”

“如果你觉得我不会担心的话,你简直比我想的还要蠢,”Q嘀咕着,脱下了James的外套——他的肩膀发出抗议,他昨天把为了逃出监室把它弄脱臼了,现在还疼着呢——然后开始解他衬衫上的扣子。“噢——你到底干什么了,James?”

“我当时迫于无奈——留点神!”在Q把他用来封住伤口的胶布拽下来时他痛嘶出声。

在Q为他清洗、缝合、包扎伤口时他们没有交谈。James觉得他不能把在布鲁塞尔发生的事告诉Q——无需赘言,他是再也不想回那地方去了。反正Q也听到大部分的了。

已经有足够多的James的衣物移居到Q的衣橱里了,Q得以找给他一些换洗睡衣。James已经累得不想再抗议他不需要帮助了——反正他要倒头大睡,他大概已经五天没合眼,最后两天完全是靠肾上腺素。

他们爬上床,Q在James没受伤的那边卷起来。他的身旁是一团怡人的重量,刻骨的疲惫与止痛药将他带入深眠。


Q早上六点就醒了。身旁的James还在睡梦中嘀咕着,Q就由着他去了。上帝知道他有多么的需要休息,而他最好是好好睡一觉而不是默默无言地拖地板,做完他才完成的那种任务之后他一向如此。Q现在已经习惯了,James沉默的应对方式(尽管这事首次发生时他坚持己见,那时James以喝得烂醉收场——不许再喝酒),而他无声地说着那些语言,那些Q在照顾他时需要流利应对的语言。

他洗完澡时James还在睡,所以Q赤着脚轻轻走进了起居室。他本可以继续润色他最出色的代码之一正在运行的那个解码程序,但他发现自己走向了那架钢琴。

那是一架曾属于他妈妈的老旧三角钢琴。他太久没弹过了,好像保留着它只是出于责任,但现在他的手指抚过了那些琴键。为什么不呢?他也没有其他事可做。


音阶倒是很简单,因此他试着弹了点巴赫来看看他的协调性如何了。这也回来得再容易不过,但还是不太连贯。由于沮丧,他弹出了一段糟糕透顶的和弦,但很快就纠正过来了。他能听见James在浴室里。James从来没听过Q弹琴,大概认为那架钢琴只是作装饰用。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翻飞着,然后他认出了这首他已好几年没弹过的曲子。他仍然牢记于心。

他抬起手又重弹了一遍,但紧接着感觉到——什么时候开始他能不看便精准地辨别出James出现在屋子里了?——他在被人注视着。James站在门廊里,他的目光那样强烈,让Q满脸潮红。Q瞪回去,希望自己知道他为什么像那样被注视着,但终究没能问出口。

James低声说”继续弹,”而当Q默许了时,James走进房间站在了他身后。Q弹到那一节时自动地开口唱了起来——再一次地,他妈的为什么不呢,你只活一次——然后这样开始了:

In every heart there is a room, a sanctuary safe and strong…
(每颗心里总是有一个角落,一个安全坚固的避难所……)

James很快地靠了过来,然后,出乎Q的意料,加入了。

To heal the wounds from lovers past, until a new one comes along.
(它疗治失恋的伤痛,直到身边出现新的一个)

他们唱完了整首歌。James的嗓音还不算太坏,尽管低沉又沙哑,还不太适合这首歌,但他知道还是好过Q。Q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敢从键盘上抬起头来。他感觉像是站在一个黑暗房间的边缘,无法知晓里面有些什么。

敲下最后一个和弦时Q终于抬起了头。James正看向窗外,Q确定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睛里有水光。

“James?”Q屈起纤瘦的手指穿过James那起茧的。他想知道到底是谁帮到了谁。或者说他们都要走出那片黑暗?“你还好吗?”

James点了点头。“没事……我想我只是明白了一件事。”

然后他吻了他,而Q想着,噢。

FIN.

评论
热度 ( 31 )

© 芮球酱 | Powered by LOFTER